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分节阅读_218 分节阅读


预料的那样,本来在他的眼中老易根本不足为惧,一今天然呆,只要动点手脚就能套出奇门之术,但是奈何还有个我,我虽然优柔寡断,但是并不傻,老易不管干什么都会告诉我,如果贸然行动的话,一定会引起我的疑心,让石决明感到高兴的是,有一天他忽然算出了我会远行,于是他便装病进了医院,并且说以后估计也不能继续卜算了,这么说,无疑是让我不会怀疑他,但是紧接着,三才直断竟然算出了我会死,这不由得让他觉得有些难办,因为那什么无本魂一直就在我的身边,好在他知道了,原来我只走过阴而已,所以他安心之余,心中深藏已久的阴谋便开始运转了。
  在我睡着以后过了一年,他等到了众人以为我不会醒过来,最焦躁不安的时候,让袁枚给老易打了个电话,老易生性淳朴,他不想让文叔和林叔知道,就告诉了石决明,老易当时已经料到自己这次凶多吉少,但是又必须要去,所以在石决明的几句“点拨,之后,便把《三清奇门》留给了石头,跟他说,如果自己回不来了,一定要替他报仇,石头自然是答应了,因为到了那一亥,他的阴谋已经马上可以实现了。
  听到了这里,我已经再也听不下去了,我的牙紧紧的咬着,望着我昔日的好兄弟,想不到这一切完全就是他布的局而已,这种感觉真的无法言表,我只能紧紧的握住了拳头,被黑指甲刺破的掌心不断的冒着血,透过指缝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地上,但是我却完全感觉不到疼痛,要知道,此时身体的疼痛又岂能比的上心里的苦楚?
  我忽然感觉到了不值,所有的一切都太不值得了,这可能真的是我们的贪心所导致的吧,如果我们不想去找那什么狗屁七宝白玉轮的话,也就不会有这些事情生了,如果我们没有找七宝的话,估计老易的手也不会断掉,可是真的如此么?
  我忽然现,岂是真的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,包括这场骗局,包括所有的一切,他大爷的,为什么会这样??
  此时的我心痛欲绝,透过黑指甲,我的力量已经慢慢的恢复了,于是我便对着石决明大喊道:“放你大爷的屁!!我问你,你既然已经得到《三清奇门》了,为什么还要砍掉老易的手??为什么还要害他受这牢狱之苦??难道老易也欠你的么?啊?!”
  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,便冷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老崔,你还是太幼稚了,所以才会问这种问题,你难道不明白么?如果我不砍易欣星的手的话,那他以后找我报仇我该怎么办?对不起,这些上的三清传人还是越少越好,你说不是么?”
  我望着嬉皮笑脸的石决明,我现在才现,原来人性竟然是可以如此的丑恶,为了达到目的竟然可以没有理由的伤害别人,难道,真的就像是袁枚所说的,这才是人性的真正面目么?
  想想这些年,我的心中越的酸楚,酸楚之余,我内心的愤怒也跟着不断的扩大,而石决明见我没有说话,也就笑了一下,然后他对我说道:“老崔,你别怪我,其实这样也好,难道你不觉得么?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个人,终于可以跟你说实话了,你想知道的我已经都告诉了你,现在我想听听你的答案,你愿不愿意跟我合作?”
  我望着石决明的嘴脸,瘩然越来越丑恶,此时此刻,我已经无法再继续忍耐,原来一切的一切,都是他的阴谋,想到了此处,我便再也控制不住,对他冷声的喝道:“要我跟你合作,不可能。”
  石决明见我这么回答,便似乎有些无奈的说道:“唉,早就料到你会这么说,何苦呢老崔,我唯一没有害过的就是你,连你睡着的时候我都没有杀你,你难道不觉得其实我们很像么?你难道就不觉得活的很累么?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,你为什么还要为别人而活呢?”
  我又一次攥紧了拳头,然后对着他冷冷的说道:“正是因为人性是自私的,所以我才不会答应你,你不杀我,哼,太可笑了,你是不敢杀我吧,是不是还在惦记那什么无本魂啊,我告诉你!不可能!!别说我根本不知道这东西,就算我知道了,也不会给你!!石决明,我真的是看错你了,从今天开始,咱俩不再是兄弟,只是仇人!!”
  石决明听我这么说后,也没恼怒,反而笑着抚摸了一下黄巢剑,然后对我说:“崔作非,难道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么?”
  虽然现在体力还没有完全恢复,但是也不重要了,于是我也举起了右手指着他,同时黑蛇仙骨动,右手霎时间再次被黑气笼罩,我也冷笑了一下,然后对他狠狠的说道:“说得好,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么?”
  两更并一更。六千字更完,如有疑虑欢迎到帖,欲知后事如何,请看我明天继续最后的解密。





  第四卷 第二百七十四章 威胁
  爬书网 更新时间:2010-8-21 18:35:42 本章字数:3982

  风没有停,似乎吹的更加的强烈。我和石决明就这样对视着。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哀伤,而石决明却还是那抹微笑,似乎只有这一种表情一般,没有停的风继续的吹着,刺骨的寒意提醒着我此般便是现实。风继续吹过江面,扶起阵阵浪花。于是松花江也不断的哽咽着。
  石决明把黄巢剑插到了地上。然后冷笑着对我说道:“好一个不是兄弟,崔作非,你不要太高估自己,相信我,你一定会跟我合作的
  “合作你大爷我骂道,同时手上黑气笼罩,这一仗似乎已经迫在眉睫,我坚信。不管石决明学了什么,不管我之前受了多重的伤,但是只要我还有仙骨在,就一定能掐碎他的脖子。
  石决明见我这副模样,不由得叹了口气,然后冷笑着对我说:“好吧。既然你至于如此。那我就让你看看,咱俩之间现在的差距到底有多大吧!!”
  现在到了这种关叉,即使再说多少废话也是无益,此刻的我俨然已经做好了和石决明同归于尽的准备了,于是我疯一样的向他扑去。甩开右手直接就向石决明的肩膀!
  这一下子我真的下了死力,黑气腾腾的手抓在了他的肩膀之上,由于黑蛇仙骨的关系,这一下子一定会掐碎他的琵琶骨,抓在他肩膀的一刹那,我半边脸苦笑了一下,也许石决明并不知道,这一下抓在他身上,我的心里却比他还疼。
  可是事情却并不像我预想的那样,只见我扣在肩膀上以后,竟然就跟扣在一块铁板上的感觉一样,连扣破他的表皮都做不到,而且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的手臂上忽然传出了一股乏力的感觉,黑气竟然也慢慢的散去了。
  只见石决明只是眉头一皱,然后就对我冷笑着说道:“难道你就这点儿本平么?啊?!”
  罢,只听他“临临临。的大叫了三声,身上的三遁猛然开启,竟然硬生生的把我给逼开了,我身体本来就没有完全恢复,被他这一震。便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五六步,然后跌坐在了地上,同时满脸惊讶的望着石决明,这不可能,为什么我的仙骨之力对他一点用都没有?
  只见石头对我冷笑了一下,然后指着自己的太阳穴说道:“老崔啊老崔,你知道你为什么失败么?那就是因为你没有脑子!只有满腔的怒火能办什么大事?不管什么力量给你用。都只会浪费而已
  我有些惊恐的说道:“不可能,为什么我的攻击对你一点用都没有?。
  之见石决明笑了一下,然后从衣服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布包,然后对我说:“你败给我也是理所当然。其实当你告诉我你这个野仙的仙骨以后我就一直在研究它的破绽了。而不是像你一样,看它的优点,我告诉你吧,野仙始终是野仙,即使是成了气候也始终是披毛戴角的畜生。是畜生就一定会有天敌缺陷,果然被我料到了,你看,一包雄黄粉就足够让你没有了力量,现在你应该明白我们之间的差距了吧?”
  他这些话说出口,句句都扎在我的心里,也许他说的没错,我得到了仙骨之后确实如此,可是这又能代表什么呢?
  难道就代表着他是对的么?放屁!!这不可能!!于是我便挣扎着起身,然后狠狠的对他说道:“即使我今天打不过你,但是我也会跟你同归于尽!你已经无可救药了石决明,因为我相信,始终是有公理存在的,邪不始终不能胜正!”。
  “哈哈哈哈!”
  石决明疯狂的笑着,然后对我说道:“邪不能胜正?这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怎么就这么的讽刺呢?是谁以前跟我说的,正义只不过是属于胜利者的金冠的?我告诉你吧老崔,这也许是你说过的最正确的一句话了!等我改变了一切以后,我就是正义,永远不会有人在乎我之前做过什么?你懂么??”
  我望着石决明这副得意的模样,心中顿时又浮现出了杀夜狐的那一晚,确实,我心中确实是有过这样的想法,而且还不止一次,我也觉的这个世界是多么的可笑,我也曾经迷茫过,挣扎过,但走到了今天,我经历过这么多的事情以后,我的心中却又是一般的想法,确实,这个,世界上有太多解释不清的对与错。。但正是这样,才会有报应一说,这事情是绝对的,比如老虎如果不吃人,那它就会死,但是想想难道这其中就没有因果的牵绊么?一趟地府之行,我心中便释然了,三生石前的那些亡魂,得知了因果之后,或哭或笑,但是最终都会释然,然后再踏入新的轮回,人生本是苦海,苦海以无尽头。
  前世打猎杀尽虎,今世当人虎吃人,这没什么好说的,但是,这因果绝对解释不了正义!!我现在终于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处,如果说老虏吃人情有可原,那么,人吃人,怀有拜出说的!?就像是我眼前的石决明,他如果不杀人的话,难道会死么?会么??
  所以!他就是邪恶的,想想如今我终于得到了答案,但是,我却十分的悲伤,我对着石决明说道:“相信我,你会有报应的
  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后再次的笑了,只见他对我说道:“报应?哈哈。别跟我说报应,下辈子的事情太远了,只要这一世过的自在,管那些干什么?”
  罢他走到了我的面前,然后冷冷的对我说道:“好了,说这么多废话也于事无补,现在该说说正经事了,我说过的,你一定会帮我的
  我瞪着石决明,然后冷冷的说道:“痴心妄想,有种你就杀了我吧。让我帮你?门儿都没有!!”
  石决明见我这么说,脸上便又浮现出了微笑,原来他竟然是如此的喜怒无常,只见他对我说道:“相信我,好兄弟,你会答应我的,难道你就不好奇,那阴时阴日的处*女是谁么?难道你就没有想过,其实你也认识她么?”
  本来我是满腔的怒火,但是听他说出这话后,我的心里顿时咯噔一声。对啊,我怎么把这一码事忘了。难道是刘雨迪?尽管天气很冷。但是想到了这里,也不由得我的后背冒了一层冷汗,可是我转念一想,不对啊,她不是旱荷得水命么?根本不是阴时阴日出生的啊,想到了这里,我的心中顿时又是一沉,要说我在意的几个女人都屈指可数,可是都不是阴时阴日出生之人,唯一我不知道生日的,就只有一个人了。
  想到了此处,我忙对着石决明大喊:“你把张雅欣怎么了!!??。
  是的,我在意的几个。女人之中,也就只有张雅欣这丫头我不知道她的生辰八字,而且她又是袁枚的干女儿。要知道袁枚那老子仇恨这个。社会到极点,是绝对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收养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的,可是这也有些矛盾啊,想想七死的那次。张雅欣的后背上确实出现了数字。这又是为什么呢?
  只见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,便冷笑着对我说道:“嘿嘿,要知道她可是我老板的女儿啊。现在我老板死了,她无亲无故的,自然是要我照顾了。”
  我的脑袋“嗡,的一声,虽然张雅欣跟我没有什么,但是她也是我为数不多的几个好朋友之一,而且曾经的她也关心过我,最主要的是。她是老易唯一喜欢的人,老易为了她已经失去了一只手,如果她再受点什么损失的话,我要拿什么脸去见老易啊!!
  于是我顿时失去了理智,也不管石决明是不是三遁在身,上前用双手死死的拽起了石决明的衣领对她大喊道:“为什么!!为什么是她!!她不是袁枚的干女儿么!!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!”。
  石决明一把推开了我,然后整理了下衣领后便冷笑的对我说:“别冲动啊老崔,你想知道的话。我就告诉你吧,其实,这也是袁枚这个老不死的做的少数几件对的事情。”
  原来,当年袁枚之所以收留张雅欣,也是有预谋的,正所谓无利不起早,袁枚就是看中了张雅欣阴时阴日出生这一点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