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分节阅读_220 分节阅读


此时此刻,我不管他是什么坏人,我只知道他在关心我,于是我便哽咽的对他说道:“袁大叔,你的眼睛怎么了?。
  二更完毕。四千字,求票你懂的。





  第四卷 第二百七十六章 眼之过
  爬书网 更新时间:2010-8-22 18:53:08 本章字数:5032

  主你来说。。温暖是什么呢。得到想要的东西。情侣的拥抱,关怀,可是对于当时的我来说。温暖,可能真的只是那一碗热汤面。
  袁阿姨起身走向了厨房,而我则含着泪水望着袁大叔,他已经十分的苍老,而且双眼之上蒙着厚厚的绷带。俨然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了一般。
  只见袁大叔微笑的摸了摸我的脑袋。然后对我说道:“孩子,你要知道,这都是命运。有些事情,是解释不清楚的,就像是我,忙碌了半生,现在反而平静了下来,无牵无挂,可以为自己而活了。”
  我望着袁大叔现在的样子,心中更是一阵凄凉,于是我便再也忍不住。便开口跟他说道:“袁大叔,我已经知道你们兄弟之间的事情了,文叔已经全部告诉我了,而且你就告诉我吧,把全部的事情,好么?”
  这时,袁阿姨从厨房中端出了一碗热汤面,然后放在了我的面前。微笑的对我说道:“外面很冷吧。你袁大叔啊,从回来开始,就每晚做两碗面,就等着你和小易来呢小崔,你先吃点,暖和暖和。”
  这面是袁大叔做的?我望着袁大叔的眼睛,又望了望他那贴着邦迫的手,一切的一切不用言语我也明白了。我用双手捧着碗,一阵温暖顺着双手传来,于是眼泪便再也止不住,大颗大颗的滴落下来。
  袁大叔叹了口气,然后摸索着拿出了一包烟放在桌子上,抽出了一只。我慌忙拿出打火机帮着他点着了,只见袁大叔吸了一口烟,然后对我说道:崔小文既然已经把我们之间的事情告诉了你,我也就不再隐瞒了小文的病我也感觉到很遗憾,还有你也看见了,我这双眼睛。”
  袁大叔说道这里,然后就摸索着想解开眼睛上的绷带,袁阿姨伸手想阻止他,可是手网抬起来,便也叹了口气,走到了自己老伴儿的身后帮着他解开了绷带,绷带解开之后,我顿时大吃一惊,惊讶的连嘴都合不上了。
  只见袁大叔的眼睛紧闭着,可是一般人的眼睛即使闭上了,眼皮也会微微的鼓起,可是今日一见,袁大叔的眼皮竟然是塌下去的!而且这明皮也不像是寻常人那般的颜色了,反而显得十分的黯淡,似乎一丝血色都没有了!
  毫无疑问的,袁大叔的眼珠子没了。
  我顿时惊的说不出话来,只见袁大叔微微一笑,然后和蔼的对我说道:小崔啊。。正如你所见,你大叔我的眼睛,没有了,但是如我网才所说,我却并不后悔,这都是命中注定啊。”
  完后,袁大叔又在袁阿姨的帮助之下绑好了绷带,然后他便轻描淡写的告诉了我事情的真相。
  原来,袁家祖辈都是干阴阳先生的。他的先祖之中,曾经有一位道行高深的先生,名字叫做袁牛儿,那袁牛儿年轻的时候是一名道士,可能是因为袁割且辈都吃阴间饭,所以宿孽很深,在袁牛儿的身上得到了报应,那袁牛儿天生畸形。除了天生寻常人的双目之外,额头之上竟然又多长了只眼睛,虽然他家祖辈都是干白派先生的,但是白派先生也分三六九等,他家人并不知道他这眼睛是何物,还道自家是遭了报应,所以他网出生便被当成了妖怪,被家人遗弃在一个道观外。被道士收留后长大也做了道士,可是别人都不曾了解,原来那袁牛儿头上的畸形眼睛却并不是寻常之眼,那眼瞳孔几乎覆盖整个眼帘,而且通体漆黑,在夜晚看不见任何的事物。但是一到了白天却可以看清世间万物。而且有相认望气的动能,这便是世间十分稀少的“阴阳眼,中的“阳眼。
  我听到袁大叔讲到了这里,便十分惊讶,因为我记得,袁大叔之前的眼睛就是这样的!这能说明什么呢?难道袁大叔根本就不是什么“棺中刘伶眼”或者本来就没有什么“棺中刘伶眼”袁大叔其实和我那死去的刘喜大爷一样,是身怀阴阳眼之人?
  我满心疑虑,只听袁大叔继续对我说道:“我的祖先袁牛知道自己的眼睛是何物之后,暗叹自身所怀的因果报应,于是他终生向善 得了个“三目上人,的外号,希望能够化解这业果,可是天不随人愿,我的祖先可能想不到,他身上的业果四代之后竟然又出现在了袁家,也就是我的身上。”
  果然!!我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石决明会骗我了,原来那时候石决明已经现了袁大叔的阳眼,为了让我和老易远离袁大叔,所以他才编造了一个“棺中刘怜眼,的谎言,其实这不过也是他所布的局其中一部罢了,想到了此处,我忽然全身一抖。太可怕了,石决明的心机到底有多深?
  而这时,袁大叔继续跟我说道:“我们兄幕二人年少时的事情,你也应该知道了吧?”
  我点了点头,对着袁大叔说:“恩,袁“袁二叔已经告诉我了。”
  本来我想说袁枚的,但是一想想,人死为大,我还是积些口德吧,袁大叔一定还不知道今天晚上,其实他的弟弟已经被石决明给杀了。这件事,我到底该不该告诉他呢?
  袁大叔自然看不见我现在这般为难的表情,只见他继续说道:“唉,想我兄弟二人,虽然同一父母。但是脾气秉性却截然不同,说来也是巧合,我拥有可以看清一切的眼睛,而我弟弟却也有着一副万中无一的身体,这可能也就决定了,我俩以后的道路也是截然不同的吧。”
  袁大叔抽了口烟,然后继续说道:“仇恨这种东西,是最琢磨不透的。也是最容易让人丧失本性的。当时年少,依靠着小文摆的风水局,我俩的公司生意一日千里,但是当时的我俩却都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以至于杀死了当初曾经背叛过我们的那些人,可不想那之后,我却后悔了。
  “后悔?为什么?”我有些不算,对啊,为什么袁大叔会和袁枚决裂呢?
  只听袁大叔叹了口气,然后他说道:“说到底,还是我这眼睛的原因吧,我能看见许多寻常人无法看清的事物,当我二人用手段杀死那些曾经害过我家的人时,我弟弟的眼神里满是泄以…异悦。可是我的眼睛中却看到了另外种东我有些迷茫了,便问袁大叔:“是什么?”
  袁大叔对我说道:“我的眼中总是能看见那些死去之人的妻儿老他们是哭的那样伤心,我望着他们。似乎望见了当年我兄弟二人痛哭是的情景,曾几何时这种伤心也出现过我们的身上,于是,我实在是高兴不起来,我忽然了解到了冤冤相报的道理,无尽的杀戮只会造成更多的仇恨,而如果这种仇恨延伸下去的话,也是没有尽头,我知道那种痛苦,以前太过于天真,只是想着如何报仇,却不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,直到后来,我终于明白了。这种杀戮只会制造更多类似于我兄弟这般的悲剧而已。所以当时我就萌了要收手的念头,可是不想我弟已经心魔深重,他的心中除了仇恨。俨然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,我知道无法去劝他了,所以,只好撤出了我的股份,和你袁阿姨开了间小面馆。”
  原来是这个样子,我望着憔悴的袁大叔还有袁阿姨,心中一阵酸楚。原来是这个,样子,我回味着袁大叔的那几句话,确实,冤冤相报。就像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路,只可惜。真正明白这件事的人,却太少了。
  只见袁大叔缓了缓神,然后又苦笑了一下,指了指自己眼眶的部位。然后继续对我说道:“说到底,可能还是这双眼睛埋下的祸根吧。本来我曾经想过,这辈子就此终老不在想那些世俗的仇恨,可是,命运却再一次的跟我开了个玩笑,我的弟弟认识了一个人,后来我见到那个人的时候,才现原来他是你的朋友,他告诉了我弟弟一个名叫“七宝白玉轮,的阵法,说是可以破除五弊三缺,以及可以复活那辽宁的魁尸,只不过,这七宝之一的材料,便是我的眼睛。”  袁大叔说道了这里,顿了一下。然后对我说道:“网开始我并不知道。还以为我弟弟只是希望我回公司帮他一起用邪术敛魂,所以我并没有答应,不过直到有一天,你的那个朋友石决明找到了我,跟我说出了一切,我才终于明白。”  又是石决明!听袁大叔说到了这里,我不由的握紧了拳头,然后把牙咬的咯咯响,看来他真的是无可救药了,比起袁枚来,他更是坏上百倍!
  着
  于是我便对着袁大叔问道:“然后呢?”  袁大叔苦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:“然后我终于释然了,原来是这样。于是我便和老伴儿商量了一下,去找了我弟弟。”  我听到了这里,顿时有些惊讶。什么,袁大叔是自愿的?想到了这里。我便慌忙问袁大叔:“袁大叔,难道你的眼睛是自己?”
  袁
  袁大叔微笑的点了点头,然后对我说道:“是的,是我自愿给我弟弟的。”
  我咽了口吐沫,然后对他说道:“可是,这是为什么啊?”
  袁大叔想了想,然后对我淡淡的说道:“其实,你不觉得么,这一切都是天意,我曾经想过,我们兄弟二人其实都是这命运的牺牲品罢了。小崔,命运这个东西,是真的存在的。我知道,我弟弟之所以不跟我说我眼睛的事情,那是因为他内心之中还有情义,可是我弟弟走到了今天,我这做大哥的也有一定的责任。我没有能力让我弟弟回头,这是不争的事实,也是我一生的遗憾,而且,只要是人就会有感情,虽然我知道,我弟弟是不对的,但是他搬出了父母,这顶重帽子压得我喘不过起来,似乎我不把双眼奉上,就成了不孝之人,以至于我想抽身而退都不行,直到后来,有一次梦醒,我终于大彻大悟,所有的一切 都是我这双眼睛造成的,我只要有这双眼睛。就一定逃不离这痛苦,所以还不如讲眼睛给我弟弟,说起来这也是我自私和懦弱的表现吧,我终究无法看破,只是我太累了,想歇歇了。”
  袁大叔说了这么多的话,显然有些累了,袁再姨赶紧到了一杯水给他,我望着袁大叔那颤抖的样子。心中顿时又是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。于是我便问他:“可是袁大叔,没有了眼睛,难道你真的就安心了么?”
  袁大叔颤抖着拿着杯子,然后笑着对我说道:“是的,失去了那可以看清楚一切的眼睛后,我便彻底的平静了下来,我终于明白到了这以道理,天道难违,其实这一点我早就料到了小崔,我也是五弊三缺之人。命犯残缺,注定体肤不全。”
  听到了这里,我心中又难过了起来,命运,说到底为什么还是脱离不了这两个字呢?我望着袁大叔。尽管我无法接受,但是我大概能够了解。他把自己的眼睛给袁枚,大概就是真的想脱离这仇恨的怪圈吧,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,不管你陷入了什么事,如果想要脱身的话,就一定的付出某些代价。
  袁枚和袁德这两个兄弟一起长大,命运却截然不同,这是不是就证实了,其实仇恨根本无法解决任何事情呢?想到了这里,我再次的迷茫了。到底什么是对的?而对的又到底是什么?
  我正在头疼着这个似乎是死结一般的事情时,袁大叔又继续说道:小崔,你本性善良,但是有某些事情也许是你所理解不到的,即使别人告诉了你,你也不会懂得。因为这可能就是所谓岁月的意义吧,有些事情,只能由时间来解答,我昨天去看了小文,他在医院,还没有醒,我把事情告诉了小林小林很着急,但是有联系不到你,生怕你会因为冲动而去找我弟弟。”
  我苦笑了一下,确公我确实冲动了,也付出了代价,想到此处。我决定不能再瞒下去了,反正这些事情,迟早要告诉袁大叔的,于是我便对着袁大叔说道:“袁大叔其实,今晚你弟弟确实约了我出来。而且,还生了很多的事情。”
  一更完毕四千字,晚上应该还有一更,我努力吧,至于三目上人的故事已经写成了外传,在里布。想看的朋友搜索“老崔后院。阅读吧。涧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





  第四卷 第二百七十七章 酒吧的夜晚
  爬书网 更新时间:2010-8-23 0:08:56 本章字数:4841

  面馆里安静极了,也许正是这种气氛才会让人觉得压抑,我把这晚生的事情全都将给了袁大叔,一字不漏的全部讲了出来。。
  令我感到惊讶的是,袁大叔至始至终的都没有说话,十分安静的听我讲出了他弟弟的死讯,当我讲究之后,我才注意到袁大叔的嘴角轻轻的颤动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