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的那几年 分节阅读_229 分节阅读


仙?还不配。”
  果然,那石决明见没人搭理他。便有些沉不住气了,他也知道这里已经不是我能说的算了,于是便对着江面上大喊道:“你们听到没有!!赶快走!!要不然的话,我就跟你们拼了,被你们杀了之前也要掰断这百人怨!!”
  “大胆!!”
  那胡三太爷一声大喝,声音大的竟然震的我耳膜生疼,一股莫名的压力传来,既然让我喘不过气来,而石决明也是一震,那张雅欣更是顿时就被震的昏了过去,只见那胡三太爷大怒道:“大胆凡人,死到临头难道还执迷不悟么?”
  石决明此时估计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所以还想拼死一搏吧,于是他便对着胡三太爷大叫道:“3,你别吓唬我!要不你就试试?!”
  我叹了口气,可怜石决明一世机关算尽,末了却乱了阵脚,我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惊慌,可能也是由于这份对死亡的恐惧吧,确实,面对死亡,根本没有人可以不害怕,毕竟他还是个爱自己胜于一切的人。
  我忽然觉得很可悲,其实他才是那个最傻的人。
  果然,胡三太爷大怒,然后喝道:“放肆!简直无可救药!来啊,给我拿下!!”
  胡三太爷说完这话后,只见那群仙之中走出了身穿一红一白两色衣服的男子,二话不说的便向石决明扑去,石决明明显惊呆了,他想不到这仙家办事竟然如此的不计后果。他知道自己必定会死,于是便一狠心,双享用力想就此掰断百人怨。
  我心中暗道不好,他这一掰不要紧张雅欣可就有危险了,幸好,那利于江上的胡三太爷并不是吃素的。。只见他冷哼一声,然后伸手一指。那石决明顿时就动弹不得,而这时,那两个仙剑已经扑到,一左一右便将石决明按在地上,纵然石决明此时三遁纳身,可是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  此时的我心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呼,终于完事儿了,而就在这时。刚才飞走的常爷又飞了回来,而且还带着一个人。
  刘雨迫?我惊讶的看着常爷带来的人正是刘雨迪,顿时心中一阵惊讶,这丫头来干什么啊?这不添乱呢么,唉,不过好在现在事情已经的到了控制,我望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小丫头,便一阵埋怨的说:“丫头唉。你说你来干什么啊,不是说好在家等我么?这里多危险啊!”
  刘雨迪望着我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其实我知道,她是担心我。所以才跑来的,不想被那些野仙现了,幸好有常爷啊,要不然的话。普通人看见这么多野仙,后果不堪设想。
  正当刘雨迫要说话的时候,有野仙已经把车人怨呈给了江上的黑妈妈。黑妈妈见自己的烟袋锅子回来了,自然很是欢喜,于是它便十分慈祥的说道:“那江岸上报信的弟子,过来吧。”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“音很轻柔。但是我却听的清清楚楚,干是我也不敢怠唱。川着身边的刘雨迫说道:“没事了已经,你在这儿待着吧,别乱动,一会儿咱们一起回家。”
  完后,我便向那江面走去。说来很神奇,这江面上的冰看上去很薄。但是踩上去却很踏实,我走到了三位重量级人物面前,单膝跪地,毕竟我现在走出马弟子,现在祖师爷在眼前,就算是做样子也得拜拜啊。我开口说道:“龙江出马弟子崔作非见过三位祖师。
  那黑妈妈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孩子,你很好,帮了我的大忙,仙家知恩必报,说吧。你想要什么?”
  我靠,有好事儿啊!想到了这里。我便对它说道:“感谢祖师成全。请问祖师,我有个朋友,他的手断掉了,可以重接么?”
  那黑妈妈摇了摇头,对我说道:“天道不可改。”
  果然不行,我叹了口气,回头望了望石决明的方向,看来,这五弊三缺当真是不耳更改的了,于是我又问黑妈妈:“那,请问祖师,我有个长辈,身患癌症,现在正在医院,能不能治好他啊?”
  黑妈妈问了我文叔的情况后。想了想便有了答复。只见它说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。他半个月以后就可以出院了,所以这个也不需要我帮你
  太好了!我心里想到,果然还是善有善报,文叔一生光明磊落,果真不会就这样死去的,想到了这里。我便又转头望了望石决明的方向,然后对黑妈妈说道:“还是我那断手的朋友,他遭人陷害,能不能请祖师慈悲,让那些说做假证的人说真话,还我朋友一个清白啊?”
  黑妈妈听我这么一说,显然有些意外,它也没料到,我连说了三个,愿望竟然一个都不是为自己,便转头看了看胡三太爷胡三太奶,然后它们点了点头,只见黄三太爷用一种欣慰的语气对我说:“孩子,你果然很好,不想自己先想别人。能有你这样的小辈领马,我们也很欣慰,这件事情当然可以,切记,好人会有好报的。”
  我心中大喜,然后对着这三位大仙说道:“多谢三位大仙,弟子斗胆。还有一事相求,请大仙成全!”
  那胡三太爷对我说道:“但讲无妨
  我想了想后,便对着胡三太爷说:“求祖师爷能把那杀那罪人的权利赐给弟子。”
  胡三太爷见我这么说,虽然有些不快,但是身为仙家又不能好杀,他便对我说道:“你有把握么?”
  我望着胡三太爷,郑重的点了点头,胡三太爷便说道:“好吧,虽然此人罪孽深重,但是我看得出来,他并不是真正偷百人怨之人,而且仙家行事向善,我便把此人交给你吧,切记,有些事情不可妇人之仁。你们只见的宿怨就此了结也好,起码不带进下一个轮回,你去吧
  完后,他一挥手,就已经把我送回了岸边,然后只见他朗声的对众家仙野仙说道:“现在百人怨已经寻回,念崔作非举报有功。此人便由他处置,众仙家辛苦,各自散了吧
  完之后,这三位守护东北的头目便齐刷刷的飞走了,见到头目一走那些家仙野仙也不做逗留,一个个转身变回了自己的原型,便各自散去了,我叫住了准备走的常爷,对它说道:“常爷,上次在回魂路的时候,多谢您了,弟子何德何能,能得常爷如此抬爱。”
  只见那常天庆哼了一声,然后也没理我,就转身的走了,可是网走了没几步,他就站住了,然后头也没回的对我说道:“你,这次选择很好。等事情平息以后,我会在梦里告诉你一切的。”
  完之后,他便转身化成了一条黑蛇,和黄三太太一起消失在了夜空之中。
  终于,夜晚又恢复了平静,只剩下了我和身边的刘雨迪,还有不远处那正趴在地上喘息的石决明。很明显,刚才黄三太爷那一指已经对他产生了不小的伤害。
  我望着石决明,这个我曾经的好兄弟,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,毕竟他也是三清传人,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仙家杀死,想必他死后也不会服气的,更何况,我们之间确实还有比帐没算。
  想到了这里,我上前几步,之间石决明马上爬了起来,然后气喘吁吁的对我狠狠说道:“崔作非!算你狠,竟然拼着一世命孤阻止了我,现在好了,我什么都没了。这全是拜你所赐,你刚才要他们不杀我简直太愚蠢了,别想我能够放过你。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  我望着石决明苦笑了一下,看来他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,于是我便对他说道:“你又一次的错了,我之所以能阻止你,并不是因为我狠,而是因为我善良。”
  “哈哈哈哈”。石决明听我说完后。疯狂的笑了,只见他对我嘶吼道:“别逗我笑了!善良?善良有什么用?你善良,难道你就以为不用死了么?我告诉你,我绝对不会感激你的,我要你们都跟我陪葬!!”
  我又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石决明说道:“这就是你注定要输的第四个原因。”
  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后,便冷声的说道:“什么?”
  石决明说出此话后,已经晚了。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一两,然后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,他大叫一声然后回头一看,只见本该在看守所内的老易竟然身着囚服一脸怒容的站在他身后,而他的手中,正拿着那刚才还插在地上的黄巢歹。
  石决明一脸不相信的说道:“怎怎么可”
  网说到这里,他就说不下去了。毕竟他还是凡人,这断臂之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的,没有疼晕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,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伤口之中喷出来,他的脸顿时变的苍白一片,可是他怎么想都无法相信,老易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?
  只见老易手里握着黄巢剑,然后冷冷的对他说道:“那是因为,你太小看奇门之术了,奇门之术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浅薄,你自认为三清合一,但是这只不过是你自己膨胀出来的美梦罢了,连其具体特性都不了解,你又够融会贯沥。难道你的卜算就没有算出来。那小小的悔邯州,又怎么能够关的住我易欣星?。
  没有错,其实这也是我为什么能有必胜的把握之一,因为我想出,石决明虽然聪明,但是却也自大。的到三清书以后绝对没有把握可以融会贯通,而且要说奇门之术乃三清之中最为玄妙之法,老易家世代继承。当然会有许多诀窍法门,而石决明自认为老易愚笨,所以设计陷害他之后便也没将他再放在心上,他不明白奇门之术的玄妙所在,三千大道精奇门,我那天也是忽然想起,老易其实除了三遁以外,还是会别的遁术的,其中就包括最开始我俩遇见时的那种遁形之法。
  于是当我通过符咒跟老易沟通的知。老易其实完全可以逃出来,只不过是他自己不想,因为这样就证明自己有罪了之后,便跟他说出了我的计划,不过今天的计划 有些变动。毕竟我本不想召唤家仙的,不过遇见了那黄帽子的人以后,我便改变了想法,反正都是改不了命孤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。
  老易其实在石决明扣住张雅欣的时候就已经来了,只不过当时的他不敢随便显身救人,因为怕一个闪失再伤了自己心爱的人,所以只有沉住气继续等待。
  到这里,本来心地善良的老易根本不想伤石决明的,他只想制服他而已,可是没有想到,来到了这里后看到了石决明一系列让人指的举动,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张雅欣了。石决明竟然敢如此对他,又怎能不让老易生气?
  于是愤怒异常的老易便拽起了黄巢剑将石决明的手砍了下来,这要说的还是报应,昔日石决明为了铲除老易这个祸害,将他的手砍了下来。而今日,风水轮流转,砍人手的自己的手也没能保住,这真是完完全全的现世报。
  老易砍断了石决明的手后,石决明便倒在了地上,不过此时此玄。我们的心恐怕都不好过,曾经兄弟,今日相残,这到底是造物弄人还是人心作怪?
  只见老易砍断了石决明的手后,就捡起了那个装着杜非玉的瓶子丢给了我,然后对我说:“老崔,抱歉,来晚了,我穿这模样不敢打车。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顺风卡车。”
  我接住了那个瓶子,然后对着老易苦笑着说:“你能来就好了,要不是我见那黄巢剑动了,还真不清楚你来了呢
  我接过了瓶子,拧开了瓶盖儿以后,只见瓶子中飘出了一缕青烟,慢慢的化成了人形儿,正是杜非玉,杜非玉见到了我,便再也没忍住,扑倒了我的怀里,可怜楚楚的说:“对不起,我到最后还是帮不到你。
  我苦笑了一下,心想着,大姐。别这样儿啊,旁边还有人呢,杜非玉望着旁边站着的刘雨迪,当然知道她和我的关系,所以也没说什么。默默的从我的怀里走开了,静静的站在了一边。
  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我对她说道,千言万语现在已经是无用。因为即使是在华丽的词语也抵不上一个实际行动,想到了这里,我便对着那趴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石决明说道:“枉你聪明一世,到头来却也不过是大梦一场,现在你总该知道了自弓为什么会失败了吧。”
  其实,我这话并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说的,其实我现在也很难过,石决明落得如此地步,却真的是咎由自取。想想,如果他的野心不那么大的话,也许现在的结局就不是这个样子了。
  不过,这也确实没什么怨的,正所谓善恶都在一念之间,一念为善。一念为恶,我和老易选择了善。保持了本心,而石决明却因为贪念丧失了本心,从而堕入了无尽的深渊。种下种种恶果,今日果报还身。
  只见石决明挣扎着爬了起来,捂着自己的断臂对我说道:“老崔,如果我说我错了,你能原谅我么?”
  我不清楚,我望了望老易,他也对我摇了摇头,算了吧,我心里忽然想起了袁大叔所说的那句话,仇恨永远只能带来仇恨,带不来别的东西的,现在七宝的梦已经碎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