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36 分节阅读


br/> 杜非玉心里想的是,反正这辈子注定没有爱情了,到不住随便找个。人嫁了吧,可是她并不知道这一举动。却是一切痛苦的开端。

袁氏大楼每一年都要死七个人,杜非玉讲到了这里,便对我说:“我正好是那七个人之一。”

杜非玉跟我说,那一晚,她加班。她的男朋友来陪她,她只感觉到一股冷风过后,再次醒来的时候。却发现自己屹然已经魂魄离体了,在感叹原来死后真的是有灵魂的同时,她也深深的感觉到了遗憾。

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,有些事情恐怕只有到死的时候才会觉得后悔。当时的杜非玉心中才觉得,自己生前是那样的傻,没有好好的珍惜眼前的人,以至于让一个真心对她,可以为她放弃一切的男生悄悄的溜走了,这恐怕是她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了吧。

可是后悔却也没有了用,她虽然是横死之人,但是七似敛魂之术却专门吸收魂魄的煞气,她一身的煞气被吸了精光,反到没有了罪孽,恰巧赶上那一晚阴兵踏界无常拘魂,她便不由自主的飘到了医院,钩了生死簿后被白无常系上了黑绳子。

要说命运始终是如此的巧合,正在她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发现那无常竟然飘走了,而就在这时,忽然也不知道从哪儿窜出了一个头戴黄帽子的男人,把她手上的绳子猛然扯断了。当时的它也很是惊讶,但是那个人却一脸的笑容,然后伏在她的耳边对她说道:“游戏开始了,不想有遗憾的话,就快走吧。”

杜非玉虽然不知道他是谁,但是她心中确实不想留有任何的遗憾,于是便对着那个,人说了声谢谢后。便飞快的飘走了。

在那以后,杜非玉躲在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很久,直到她举得安全了。才敢出来,而她那时最想见的。当然也只有我。

她以外的发现,自从那晚以后。我就有了可以化成*人形的能力。而且还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之中,她就这样悄悄的跟了我几天,通过我日常的活动,她终于明白了我现在的职业,以及我跟老务平常聊天时提到的“五弊三缺。

当时的杜非玉本来想着,其实就这样远远的望着我也不错,不过心地善良的她还是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的那个男朋友,她现在是鬼了。所以觉得自己的死其实并不是那么简单,于是她便暗自的去查探这件事情,果然那晚让她见到了七死草人之一的大头女鬼,她知道 自己是无法去阻止这件事的,但是她生前的男朋友是无辜的,于是她便给她托梦,让他找一些德高望重的先生们帮忙。

听她说到了这里,我明白了。她生前的那个男朋友我见过,正是在我眼前第一个死去的谢志鹏。

从那之后,杜非玉就一直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,总是在远处默默的注视着我,因为她也知道,人鬼殊途。我们已经是不可能了,可是爱情这东西根本没有人能够着破,她只希望就这样的陪着我,就已经心满意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处

一直到今晚,我人生中最痛苦的夜晚。当她看到我一个人没命的喝酒时,她生怕我自己会出什么意外,便再也忍不住了,就化成了人形出来安慰我。

我听她说完这些话后,脑子里的那一幕幕不完整的片段又浮了上来。我终于明自了,为什么石决明会如此肯定的说那逃跑的女鬼其实一直就在我的身边,而我为什么总是重复重复再重复的做着同样的梦,原来是这样,原来是这样啊!

杜非玉见我如此伤心,便勉强露出笑颜对我说:“你知道么,崔作非。其实我真的不想打扰你的生活。我要求的也不多,当我知道了无常要你抓我,如果抓不回来的话你就会死的时候,我真的想马上出现在你的面前,可是我却没有,就连我自己也恨我的自私,可能我只是希望。只是希望能多留在你身边一些时间。好让我再看看你,我这一生唯一爱过的人,等到时间到了,我再出现也不迟可是可是我真的无法见你受苦,真的

杜非玉说到了这里一副极度伤心的模样,但是却没有哭,我知道,鬼是不会哭的,像是鬼眼里这种东西是不会轻易出现的,欲哭无泪,可能就是这样吧。

其实我的心里也不好受,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我会有那种心痛的感觉,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为什么回家的火车上管雨靠在我的肩头,我的心会痛,因为那时候。杜非玉的心也在流血。

为什么哈尔滨游乐园里,我和刘雨迪的那一吻,我的心会痛,因为那时候,杜非玉的心在流血。

为什么每一次的梦里,我发疯的追赶着她,而她却没有回头,因为那时候,她的心在流血。

原来是这么回事!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?那个带黄帽子的人到底是谁!!***,他到底是人是鬼!!当初哄骗刘大叔学道的也是他,现在扯断黑绳子的也是他,那他到底是个什么东西!?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?

我迷茫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我望着眼前的杜非玉,她,不,现在应该称作它了吧,我想照例苦笑,但是却没有笑出来。我轻声的问着它:“当时在回魂路,提醒我的也是你吧。”

杜非玉点了点头,对我说:“我只恨我的能力实在是太小了,只能走到回魂路,便再也前行不了,所以,就在那里等你,我怕你找不到回家的路。”

寒风似乎吹过了它的身体,虽然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冷,但是我确实看到了它在颤抖,此时此夏我也不知道从哪浮现出的勇气,没有犹豫的上前将它紧紧的抱在怀里,它并没有挣扎,只是依旧在瑟瑟的发抖。

一阵寒冷从她的身体传来,原来真的没有体温,我就这样紧紧的抱着它,脑子里乱极了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安慰它,只听怀中的杜非玉喃喃的说道:“好温暖啊,很久没有感觉到这种温暖了,崔作非,我想回家。你陪我回家好么?答应我,不要去找石决明了,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。你不是他的对手的,你会死的,你真的会死的”

它是那样的伤心,而我此时,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它,如果可能的话。我当然会不去,但是这根本就不可能,要知道,虽然我不想承认,但是此时的我肩上俨然已经压上了很多希望,单是从九叔那点,我就必须要去,更何况还有老易,还有张雅欣

于是我只能对它说道:“对不起。我知道你受了很多苦,但是,这件事我真的无法答应你,原谅我吧。我必须去做

杜非玉听到我这么一说后,竟然又无力的笑了,然后它轻轻的推开了我,站在我的身前望着我,良久,它便对我说:“早就知道你会这样了,你个。傻子,烂好人,为什么这么多年都没有变呢?”

我半边脸苦笑了一下,然后叹了口气,对它说道:“也许吧,这辈子都变不了了。”

我说完后,杜非玉又对我笑了一下,然后它喃喃的对我说:“崔作非。我爱你,这句话之前我没有对你说过,现在我对你说,我爱你,崔作非,我是不会让你死的。”

我网想说点什么,杜非玉的眼神忽然变得很是坚定,只见它忽然一个转身然后就消失不见了。

“你去哪儿啊??!!!”我猛然的向前一伸手,可是什么都没有抓到,我的眼前依旧是一片没有人的街道,昏黄的路灯之下,此刻又剩下了我一人。

二更完毕,三千字,结局篇后天结束,经过深思后的结局,我想应该不会让大家失望。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章 原来如此

试晚继续。我个、人呆呆的向福泽堂的方向老着,网私圳就像是一场梦,一场真实的梦,我不知道杜非玉去了哪儿,同时,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该如何走。

我嘴里叼着烟,吐出来的烟雾混合着哈气,夜已经很深了,前方依旧一片灰暗,我不知道那个所谓的黄帽子是谁,我也不清楚他到底有什么目的,现在的我只希望杜非玉能够平平安安的,不要做出什么傻事。想到了这里我又苦笑了一下。它不做傻事才怪,生前就是一个做傻事的人。

不得不说,这正是副不双至祸不单行。这两天的我似乎依然是人生低谷,自打我醒了过来以后,接二连三的祸端压的我喘不过起来 短短的几天,人世间的风云变幻尽收我心。我感觉到了这虚伪的现实,命运的枷锁每个人都无法逃避。

还不如不醒呢,我自嘲了一下。然后继续走下去,忽然感觉,我真的太累了,我该怎么办?怎么才可以阻止石决明,可是即使我阻止了石决明又能有什么用?

逃跑的女鬼就是杜非玉,眼见着和白无常的约定之期马上就要到来。可是难道到时候要我把杜非玉交给它么?我能么?

他大爷的,也不知道为何,知道了杜非玉就是那个女鬼之后,我心中的那股酸楚竟然变淡了耸多,这可能也是事情实在是太多,由不得我继续颓废下去了吧,集现在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想出个办法来,可是这个办法哪儿那么容易想啊。

我又苦笑了一下,真他大爷的冷。走一步说一步吧,别问这一步有多远,但愿天可怜见,不要再让任何人受到伤害了。

我抬头望着这天,今天是十六。月亮却似乎比十五还要圆,我紧了紧衣服,然后把双手插到兜里,便低着头继续的走去。

一个多小时后,我回到了福泽堂,可能今晚也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吧,福泽堂在马路对面,但是我却在这边站住了。

因为我看见了福泽堂的门口似乎正做着一个人,身着白色的羽绒服。抱着膝盖做着,一动不动,我望着这个人顿时有些惊呆了,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这双眼睛自打从地府回来以后冥途就一直打开着,用不用符都是一个样子,所以在夜晚之中;我能看清很多的东西,包括那个人。

望着那个人,我忽然心中又是一酸,那分明是刘雨迪!

这小丫头幕干什么?她在等我么?我心中充满了疑虑,但是这疑虑马上就被担心所代替。要知道现在的天气多冷啊,我不知道她已经在这里坐了多长时间,但是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冻坏的!

想到了这里,我便快速的跑了过去,可能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,刘雨迫抬起了头,水汪汪的大眼睛确是通红通红,我看着刘雨迪这般某样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但是我的心中竟莫名的伤痛,我终于弄明白了自己,我是真的喜欢她。

算算我这次一走就是一年多,刘雨迫看上去瘦了,以前有些婴儿肥的小脸已经可以看见了棱角,寒风之中她就坐在我的面前,雪白的肌肤被寒风挂上了一丝红润,她抬起头望着我,眼中满是柔情,还有一丝酸先

她见已经消失了一年多的我再次出现,有些愣住了,然后泪水便再也止不住,夺眶而出,然后她马上站起了身扑进了我的怀中,我只感觉到怀中一暖,一股幽香入鼻。同时心中也就跟着一震,半边脸苦笑了起来,这真的是个不平静的夜晚,前后不到两个小时,我就拥抱了两个女人,一个以前的爱人,一个现在的爱人。

只不过我将杜非玉揽入怀中,是那样的冰冷,而抱着刘雨迪的时候。确感觉到一片温暖,一直到今天,我偶然想起这件事的时候,还会心生喘嘘,可能这也间接的说明了我此后的命运吧。

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小丫头会找到这里,但是此时拥她入怀,那股对她的思念之情也涌现了出来,以至于我并没有问她为何到此,我轻轻的对她说道:“傻丫头,这么长时间没见,你怎么自己找来了啊?。

而刘雨迪却并没有回答我,她就这样在我的怀里哭着,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,一年的时间里。她的头发长长了,人也似乎显的稳重起来,只见她哭够了,然后抬起头望着我,并没有问我去哪儿了,而是对我说道:小非非,我现在才来,对不起。对不起。”

我望着怀里的丫头,很显然,他已经把那份温暖传染给了我。于是我便对她说道:“啥对不起啊,先进屋再说吧,外面冷。”

于是我便打开了福泽堂的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