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37 分节阅读


,我和她走了进屋,我把外套脱掉以后。转身见到刘雨迫心事重重的坐在了桌子前,望着我,还是那副欲言又止阅读最新董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况姗齐伞”

三天以后会是什么样子我都不清楚,我不能留下任何遗憾了,况且,刘喜刘大叔现在已经死了,我有义务告诉她这一切,于是我便从饮水机里倒了杯热水放在她的面前对她说:“说什么对不起啊,赶快喝点儿水吧,暖和暖和。哎对了,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呢?”

刘雨迪见我问她,便再也忍不住。张嘴说道:“其实…”

正当她说话的时候,福泽堂里的电话忽然响了起来,于是我便打断了刘雨迫,对他说:“等会,我去接个电话。”

我走到电话前,愣住了,因为我看见来电显示的那个号码正是石决明的!一想到石决明,我这心中顿时咯噔一声,他大爷的,这么晚了他打电话来干什么?

不过想想既然他打来了。一定又有什么阴谋,吗的,我何不听听?想到了这里,我便接起了电话,然后冷冷的对着电话说道:“你有什么事?”

电话那边传来了石决明那照片的笑声,只不过这笑声听在我的耳朵里是那样的恶心。只听石决明用仿佛阴谋已经得逞了的口气对我说道:“老朋友,想不到你还真是无知啊。竟然派无本魂来杀我?哈哈。这可能么?”

什么?我愣住了,我什么时候派过什么无本魂去杀他?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忽然,我的心中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头,难道,是它?!

不,这不是真的,这不是真的!于是我也顾不上什么了,马上对着电话大喊道:“到底你说的那个无本魂是什么!!”

只听电话那边的石决明冷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无本魂?嘿嘿。无本魂当然就是无本无缘没有任何记录的魂魄了,我的好兄弟,这个无本魂一直就在你的身边啊,想当初你还让我帮你卜算呢,难道你忘了?”

我的脑袋“嗡。的一声。果然是它!!此刻我的心中顿时沉到了谷底。想起了刚才杜非玉、对我说的话,它说它不会让我去送死的,想到了这里我的心中似乎已经要崩溃了一般。杜非玉啊杜非玉,你为什么就这么傻呢?不让我去送死,为什么你自己却偏偏要去送死啊!

想到了这里,我便在也忍不住了。对着电话大喊道:“石决明!!你要是敢动它一根手指头,相信我,天涯海角,我一定会杀了你!!”

电话那边的石决明继续冷笑着对我说:“嘿嘿,好兄弟,你生个什么气啊,又不是我要你这么做的。不过你放心,虽然你这样对我。但是我依旧会把你的命也改了的,等你的命孤消失后,你就可以乖乖的回龙江种田了,别说兄弟我不照顾你啊?”

我咬着牙,对着电高狠狠的说道:“石决明,我一定不会放过你!”

电话那边传来了石决明不屑的声音:“那好,我等着你,看你怎么不放过我。”

说罢,电话挂断了,传来了嘟嘟的忙音,又一次打击,使我俨然已经崩溃,为什么,杜非玉你为什么要这么傻啊!

怎么办?我该怎么办?挂断了电话后,那股无力感再次的浮现心头。我这猪脑子,为什么事先没有想到其实无本魂就是逃跑女鬼也就是杜非玉呢?为什么我当时不答应它呢,他大爷的,这到底是为什么呢?

我满面愁容的走到了桌子前坐下了,掏出了一根烟默默的抽着,这真是越急越急,我的脑子中一团乱麻,怎么想都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现在石决明已经凑齐了七宝,因为他现在三清合一,要找到袁枚的那几样东西简直太轻松了,三天之后就是他改天换命的时候了,我必须要阻止他,可是要我怎么阻止呢?我连到时候他会在哪儿都不知道,虽然他之前跟我说是要在江边摆阵,但是那时候的他是有求于我,现在我对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,为了不带外生枝,他还会在江边摆阵才怪!

***,这到底要我怎么办啊!!

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,只听到身旁的刘雨迫对我说:“又出什么事了?”

我才想起身边现在还有个刘雨迫,于是我强打起精神转头望着她,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:“没事,没什么。

说罢,我便继续的抽着闷烟。想着我到底该怎么办,而这时,一旁的刘雨迪叹了口气,然后竟然对我说出了一句再次让我惊讶到不行的话。只见她对我轻轻的说道:“须知道德化太清,认取九宫为九星,次将八卦化八节,一气统三是正宗。”

一更完毕,第二更也许会很晚。我尽力,明天也许结束,感谢大家的支持。涧书晒加凹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

第四卷 第二八十一章 解铃人

刀果说,惊讶了太多次以后“就不会再感货到惊讶了。但刀孔开以完全告诉你,这根本就是放屁,想当初刘雨迪告诉我其实她也是我们三清传人之一的时候,我真的是惊呆了。其实当时的我也挺没出息的,遇到事儿以后别人没慌,我就先乱了,你想啊,那个时候的我本来已经受了许多十分严重的打击,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,即使是这样,听到刘雨迪跟我说出了三清书的套口后,我依旧呆住了。

我望着刘雨迪,她一脸认真的模样,我简直有些不敢相信我的耳朵。以至于嘴里的烟都掉在了地上都没有发觉,和她对视了大概有一分钟以后,我颤抖的问她:“你…是说什么?”

不得不承认,我当然知道她刚才说了什么,但是我却始终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这不可能啊,《三清书》不是被刘喜拿走了么?而且刘家的家规很严,要知道五弊三缺可不是什么好事儿,刘二叔根本就不可能交这害人的书给自己的女儿,我几年前跟刘全刘二叔谈到这件事的时候。他也告诉过我,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知道《三清书》的事情,不过确实,之前我也曾经怀疑过这丫头懂得《三清书》,毕竟火车上的那个,菜青虫对我影响挺大的。

想想还真让我猜中了,不过为什么她那个时候没有告诉我呢?这一切到底是问什么?正当我纳闷儿的时候。刘雨迪十分难过的说:”非非,抱歉,我真的不知道会发生这么多事情。”

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!?”我抓着刘雨迪的肩膀情绪十分的激动;也不知道怎么的,让我激动的原因其实并不是她骗我,而是我知道了她也是五弊三缺之人后的那份伤心。

刘雨迹水汪汪的大眼睛红红的。显然又要哭了,只见她对我说道:“对不起,对不起,我真的不知道会是这样。”

说完后,刘雨迪便告诉我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,原来,这事情的一切。真的还是逃不脱命运的安排,如果要说出个所以然的话,还得从刘雨迪刚出生的时候说起。

之前说过了,刘雨迫的命很好。属于世上奇命之一的“旱荷得水。命。和我遇到的那些奇命者一样。天生就有着别人没有的东西,而这一点。正被我那傻子刘大叔看在了眼里。

我的那刘大叔天生就痴呆,不管什么事情都不像正常人,刘雨迫跟我说,她和刘大叔的关系很好,因为她举得这个大爷十分的有趣,不像别的大人那么的严厉,所以打小儿就爱跟他玩儿,而刘大叔也不叫他大侄女儿,而是整天解铃人解铃人的叫个不停。

虽然说刘家的家规很严,当年的刘树清刘先生曾经立了遗嘱,决不允许自己的子孙再动《三清书》,可是却不巧,自己的两个儿子都学会了这书,刘奶奶见无法阻止,便就告诚两个儿子,千万不要再把《三清书》的事情告诉刘雨迫了。好让他也能跟正常人一样过完这一生。毕竟刘家人丁单薄,到了刘雨迫这一代只有一个女子,说到底也算是一种家门不幸吧,因果循环报应不爽。

可是刘老太太并没有料到,自己的傻儿子哪里会听她那一套,本来刘喜就疯疯癫癫的,一跟刘雨迪玩儿的时候,便满嘴跑火车,一来二去。竟然把整本儿《三清卜算》当成了顺口溜教给了刘雨迪,刘雨迪命格特意,外加上小孩子记忆力好的原因,竟然给记了个八九不离十,虽然她并不知道这套又长又呦口的东西是什么,但走出于好玩儿,便也就没有当成一回事儿而深深的记在了心底。

正是因为没当回事儿,所以她谁都没有告诉,可是天算人算,要知道《三清书》玄妙异常包容乃大,天赋异禀的刘雨迪竟然就这样不知不觉的连成了卜算之术,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做梦,竟然莫名其妙的进入了《三清书》中的境界。

要知道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。虽然刘雨迪根本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,但是所谓心随意动,刘雨迪尽管不知道如何运用这卜算之术,但是也能冥冥之中对某些事蒋有预感,这就是为什么当天她能猜出自己的盒饭里有虫子而跟我交换了。

转眼之间,刘雨迪上了大学。上了大学后的她接触到了一些古文,所以刘雨迪开始觉得自己从小到大都没忘的东西有些邪门儿了,但都说女孩子心事儿比较深嘛,所以她也没有说出口,而且那时候她的心里全都是我,哪儿还顾得上想别的事情。

说到了这里,刘雨迪明显有些羞涩了,脸上也出现了红润。她轻轻的对我说道:“毕竟,我来哈尔滨也是为了你,毕竟,我喜欢了你那么多年。”

听到这里,我差点没哭出来,这是什么概念,要知道我曾经为了杜非玉而来到哈尔滨,当时杜非玉不理我,我就认为自己是全天下最伤心的人,可是当时我才发现,原来我并不是天下最伤心的人。我从其量也就是一傻瓜而已,我没有想过,原来有个女人也对我如此。

想想我真的是太该死了,我强忍住把刘雨迫抱在怀里的冲动,然后继续听刘雨迪说着之后的事情,刘雨迫对我说,她本来想就这样静静的爱我,不过就在那段时间里。她总是觉得身边会有危险,这种感觉还越发的强烈,有时候上完晚自习后回寝室,总觉得有人跟着,但是回头却什么都没有,就连有时候过马路都会忽然钻出一辆车来,不过还好,她本身的预感很强,这些事情都没有伤到她,直到那次她们外出写生,遇到了猫老太太,她才隐隐的觉得。这件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,那时的她心中忽然冒出了个想法,那就是好像有人要害她。

偏偏很凑巧,随后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,她见张雅欣对我很是亲热。再加上自己心中的那种不安越来越强烈,于是她便再也忍不住,打电话跟我告白了,可是不巧的是。那时候的我却还在恐惧五弊三缺之中。竟然拒绝了她,悲痛之余。她心中的不安又一次的浮现,挂断了电话后她便睡着了。阅读最新童节就洗涧书晒细凹曰甩姗齐伞旧也讣到了这里。便对我说:“那一晚。我做了个十分恐怖懈,梦中有着一个八卦样的东西,就好像是电视一般,从那里面我看见了那个猫,又一次的来找我,而我的梦中还是你出现了,跟易哥一起打跑了那个东西,不过看见你满身是伤的倒在了地上以后,我哭醒了,发现,我还是不能失去你,所以我便等着你再联系我,我好再次的把我心中所想都告,诉你。”

刘雨迫说到了这里,便没有忍住。再次的哭了出来,我看见她哭,也跟着慌了,要说女人都是水做的。可真没有错,我苦笑了一下,这丫头看来果然能预知,她的梦,全是真的,当晚我真的是被那猫老太太搞的不行了而倒在了地上。

只见刘雨迫擦了擦眼泪,然后对我说:“我很庆幸,过了些日子后。你真的打电话给我,还和我一起去了游乐园玩,你知道么,小非非。那是我最快乐的时光,两个人吃一碗面,是多么幸福的感觉。”

听着刘雨迪对我说出此话后,我心中顿时充满了感慨,我又何尝不是呢?于是我便对她说:“丫头。等着吧,以后…我们还会的!”

我现在不敢时她承诺,真的不敢,毕竟我还是命孤之人,不过,我想她也能明白我的意思,此时我的心中信心似乎又回来了,忽然有一种使命感,是啊,我欠的债太多了。不能这么一直颓废下去,我要想个办法。让刘雨迫幸福,如果我还有命在的话,想到了这里,我的半边脸又浮现出了苦笑。

刘雨迪见我说出此话,便微笑了一下,然后继续对我说出了以后的卓情,原来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