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38 分节阅读


在我睡觉的时候。刘雨迫真的以为我出远门了,直到前些日子,她的奶奶病逝了,老太太跟随刘树清一安,做了不少好事,走的很安详。

刘雨迪回家奔丧,送走了自己的奶奶以后,心痛难平,于是便又请了几天假在家,说的是这一晚,刘雨迪又作了一个怪梦,它竟然在梦中看见自己***坟墓上压了一大节儿树枝。于是醒来之后便告诉了自己的父亲,刘二叔心里纳闷儿,这是怎么回事儿,但是刘雨迪说的有眉有眼的,所以刘全二叔便上山看了看,果真,由于风大,吹断了旁边的一剪大树,有一截树枝正好压在了那坟头之上。

刘二叔顿时惊讶了,想来他也学过些《三清书》的皮毛,虽然跟书中境界无缘,但是依明能够感觉的到这件事十分有怪异,于是他搬走了树枝后便急忙回家,问那刘雨迫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,刘雨迪心中纳闷儿,也没有多想,便把自己在那个有着八卦梦中看到的这件事告诉了自己的父亲。

刘二叔听到以后大为惊讶,他觉的这件事实在是太蹊跷 了,梦中出现八卦,这怎么能够不让他往卜算之术上面想?想想自己的那个傻大哥曾经告诉过自己,他也经常做那个有着太极图的梦,想到了这里,刘二叔生怕自己的女儿已经涉及三清书,便问了两句卜算之术中所写的话。没有想到,刘雨迪真的是有问必答。还将整套卜算之术背给了刘二叔听。

刘二叔听完之后顿时觉得天昏地暗,马上问刘雨迫是从哪儿学的,当他知道原来是自己的大哥以前交给她的,便长叹了一声,毕竟刘二叔也算是半个。修道之人,所以他明白。这可能真的是命运的安排,虽然刘家有祖后人不可修炼《三清书》,但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,不光自己学了,连自己的女儿也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涉及了此行。

可能这便是那放牛娃祖先的报应吧,以至于刘家世代都无法逃脱这五弊三缺的怪圈儿,想到了这里,刘二叔心中便想,反正自己的女儿早已经懂卜算之术了,到不如让她真正的明白,也许这也是命数吧 所以。刘二叔在那之后的几天,便把自己祖先的故事以及《三清书》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刘雨迫,包括我的事情。因为刘二叔早就知道了我是三清传人,刘雨迪是现代人,这些东西听在心里不免觉得有些像是神话一般。但是自己身上的怪事足以证明这是真的。

当她知道了我的事情之后,不免心中酸楚,她想不到,我这么一个。吊儿郎当的人,竟然会有如此惊险的奇遇,而我又能如此的淡定,一时之间,对我的感情竟然更加的深了。在刘二叔的指导下,刘雨迪明白了卜算之术的具体用法,她本身已经能进入三清书的境界,如今知道了方法之后,学的更走出奇的快,不到三天,便把卜算之术学了个滚花烂熟。当然,这些卜算之术中,包括那神奇的“庚罗定星”

当刘雨迫算出了我过去的一切后,心中更是酸楚,她终于明白了我为什么不能跟她说出那三个字了。原来是这样,而且后来她又算出了。其实,我并没有离开哈尔滨。而是“死去了”不过好在,当刘雨迪在卜算的时候,我已经醒了过来。而且,当晚在刘雨迫的预知梦中,屹然知道了这一切,包括石决明和袁枚。于是她醒来之后不敢再做耽搁,想马上回哈尔滨,可是。当时碾子山来哈尔滨的车票偏偏已经卖光了,刘雨迪情急之下,便先坐客车来到了齐齐哈尔,然后再倒车回到了哈尔滨,因为她不想看见我就这样的走进别人的圈套之中。

可是,事情就是这么巧,半路的客车竟然抛锚了,不得不说,这真的是命中注定,尽管刘雨迪想回来告诉我这一切,但是,却也太晚了,事情已经按照她梦中的剧本走了下去,等她回到哈尔滨的时候,已经是今天了。

刘雨迫怕我一个人伤心,再做出什么傻事情,便下了车就按照梦里的地址找到了福泽堂,而那时的我。已经出去喝闷酒了,所以刘雨迪便傻傻的坐在门口等我回来。

赶在尾巴上,二更更新完毕。四千字,求票求推荐,如果没意外。明天大结局,如果大结局不了。后天一定大结局。,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 心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。支持正版阅读!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二章 最后的机会

原来是泣样,听宗刘雨油对我讲出泣前因后果点后,我乐”尽管我心中还有一个。疑虑,那就是为什么刘雨迫还能知道袁枚,之前的袁大叔似乎也没有忘记袁枚,不是说黄巢剑搞死人是不用偿命直接抹杀的么?这是怎么回事?说起来当时的我也挺搞不懂的,不过这件事后来我知道怎么回事儿了,这都是后话,容我日后到来。

我望着刘雨迪,这个傻丫头,看她的眼睛和憔悴的面容就知道,她这两天一定没有睡觉,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就是为了能阻止这一场惨剧的发生,可是天不遂人愿,该发生的事情怎么拦都拦不住的。

不过说到了这里,我又想纠结一嘴。他大爷的,其实这件事情,即使刘雨迪事先就告诉我了,那又能有什么用呢?那天杀的石决明我之前是那么的信任他,可是换来的却是什么。这是什么世道,难道真的只有坏人才能乐得逍遥么?难道这就是天道么?靠!

不,不对的,我想到,绝对不是这样,尽管以前的我也这样想过,但是这次地府之行,依然对我的影响很大,我知道了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,巨头;尺有神明可不是叫假的,只不过,这个神灵现在又在哪儿呢?我迷茫了。

刘雨迪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后。便又哭了,她一头扎进了我的怀里。颤抖的就像是受了伤的小兽,让人不自觉的从内心深处想要怜惜她,只听她伤心的对我哭诉:“对不起,小非非,以并的我根本不知道。原来你独自忍受着那么大的伤痛,对不起,我多么想帮你,可是,却帮不上忙,我算个什么解铃人帆”

听到丫头边哭边对我说出了这些后,我苦笑了一下,然后心里想到 这丫头,真的是太善良了,这些事情本来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的。可能她是因为真的喜欢我,才对我甘愿把这些事情强揽成自己的

想到了这里,我轻轻的捌兰着她的头发,然后对她柔声的说三“乖,我没事的,这些事情也不怪你。都是命啊,大小姐。”

刘雨迪弈我这么一说,反而哭得更凶了,似乎要把以前没有哭出来的泪水全部哭出一般,只见她不停的说着:“为什么命要这么对你?你这么烂好人。这是为什么啊!”

我上哪知道去?想到了这里我也跟着苦笑了,虽然有半边脸麻木,同时心里想着,这才哪儿到哪儿啊。更麻烦的还在三天以后呢,但是见她哭成这样儿,我便没有说出来。其实。刘雨迪的命也很不好,基本上跟我半斤八两了,莫名其妙的就踏入了五弊三缺,这一般人能受得了么?唉,什么世道,看那电视里的人,一个个跟疯了似的想修道都修不成,而现实中我们却想躲都来不及,***命运,真是够残次的。

不过想想,这小丫头既然已经知道了一切,估计也一定知道自己大爷的死讯了吧,虽然她刚才没说。但是我觉得有必要问问,于是就轻轻的对她说道:“丫头你应该知道你大爷的事情了吧?”

我这话才说出口就后悔了,怀里的小丫头哭的更加猛烈,我感觉到自己的绒衣好像都湿了一大片,我苦笑了一下,看来她已经知道了。细想想,看她那红肿的眼睛就能看的出来,想必这几天她一直在哭吧。唉,我真是多此一举。

想想刘大叔从小慌带着刘雨边玩儿,他俩之间的感情那是自当很深了。现在刘大叔死了,刘雨迫又怎么能不伤心?而且刘雨迪的名字很大成分来自刘大叔的一句话,等等。一句话?

我的身体顿时一个冷颤,我似乎想到了什么,对啊!!也许是这么一回事儿呢!!我惊讶的发现,自己竟然差不多想通了,想想刘大叔人虽然弱智,但是卜算之术却走出神入化,想必之前的十几年中没人可以超越,尽管后来便的神志不清所以才被石决明害死。

不过他之前的话,却不可以忽略啊!!我忽然想起了刘雨迪出生的那个故事,她网出生时,产房外的刘大叔望着窗户哈哈大笑,确实说出了“早苗得六雨,正是解铃人。这句话,想想当时的刘大叔应该是处于数峰时期,字字是金,他所说的解铃人应该没那么简单,大胆的假设一下,尽管卜算之术不可通神,但是预感确是相当准确的,或许,当时的刘大叔就预感到刘雨迫日后会是“解铃人。呢?而这个。解铃人的含义是什么呢?

想到了这里,我的心中又是一动,靠!原来是这么回事儿!!吗的。我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当时谢必安那老孙子让我去师范大学,九叔以前说过,只有精通三清卜算之人才可以算出逃跑女鬼,也就是杜非玉、的下落,原来谢必安那老帮菜是让我和老

这真是越想心越惊,我忽然发现了,原来人生真的是一道选择题,就好像是站在那三叉口之前一般。不同的选择,结果却是天差地别,我和老易没有注意这刘雨迪,反而选择了石决明,就注定了我俩日后的命运吧。

他大爷的谢必安,我心中暗骂道。都怪你当时不说清楚就跑了,才让我们遭受了今日之苦,不过后来我想想,其实这件事情也怨不得别人。人生本来就是不停的做着选择题,这我早就知道了,而我走到今天不也是我一路选择过来的么?这本是我自己的选择,怨不得别人。

想到了这里,我便叹了口气。然后轻抚着怀中的小丫头,苦笑的想着。吗的,虽然我现在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缘由,可是,这又有什么用呢?发生的事情是怎么也不会改变的,现在石决明已经三清合一,具体厉害到什么地步我也不知道,而且七宝在手,张雅欣和杜非玉又落到了他的手上。

虽然我不愿意承认,但是他确实俨然是一副胜利者的姿态了,不得不说,他确实要比我强,起码不会感情用事。一路机关算尽,直到最后才露出了真正的笑容。

可是,他能笑到最后么?

我不知道,他确实太聪明了。以前对我和老易说的话也是半真半假让人琢磨不透,我一直不知道。原来他竟然隐藏的如此之深,不过有一点事儿我挺纳闷儿的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纳闷儿,那就是刘雨迫的境界之梦,估计石决明也不会有吧。虽然我不清楚是不是他没有对我们说。但是听以前刘二叔讲刘喜大叔的事情之时,只是说了此境界的具体模样,并没有说这梦还可以预见未来,想想死去的刘大叔虽然是疯疯癫癫,但是他这几十年的功夫可不是闹着玩儿的。

他的卜算本领虽然没有提抗住自身的缺陷,但是不得不说,从当年他预知刘雨迪命数这件事来说,他确实已经超越了当年的刘先生,石决明虽然天生聪明,但是他终归是普通人,普通人修道之事并非一朝一夕。有些事情就像是阅历一般,根本不可能一口吃个胖子,由此推断,他还是不如刘喜,而刘喜的境界都没能像刘雨迪这般的高科技,那这是不是说明了某件事呢?

那就是说明刘雨迪的荷花命。是最适合修炼三清书的?她现在已经超越了所有的人,是卜算之术最强的了?

我望着怀里这满是鼻涕眼泪的小丫头,心中不禁喘嘘,想想以前石决明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候,虽然话语谦虚,但是语气之中屹然以为自己的卜算之术已经修炼到家了,由此看来。他还是太过于小看《三清书》了吧。

等等,我竟然又想到了什么。这里还要说一句,这真的可以说是压力决定动力,如果没有那么大的压力的话,估计当时的我怎么也不能如此专注的想一件事,以至于终于被我想出了石决明的破绽。

这个破绽是致命的,当时我想着。如果没有猜错的话,那这将是我最后的机会。

这几年速遁这些人的那一幕幕飞速的出现在了我的脑子里,我都不敢相信,我这魂魄受损之人的脑子可以如此灵光,简直就跟喝了脑白金加生命一号没有兑水一样。

忽然之间,我想通了,一个不太成熟的计刮油然而生!乐的我当时差点儿没有蹦起来。于是我便慌忙的浮起了刘雨迪,然后十分着急的对她说:“丫头,丫头,乖,先别哭了,告诉我,你现在是不是还可以随时的使用“庚罗定星,?”

刘雨迪张着红通通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,想了想后便点了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