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1 分节阅读


一件事。”

我望着这个不知道是敌是友的中年人,我实在无法猜透,他到底是谁。想想现在离江边还有大概十分钟的车程,倒不如问明白了,于是我便冷冷的对他说道:“你想知道什么?。

前边遇到了红灯,那司机停下了车,然后从手扣里拿出了一个烟斗。叼在嘴里点着了,深吸了一口后,便转头问我:“这一晚,你真的已经准备好了么?”

什么?我愣住了,那司机见我没有回答。便笑了一下,这时绿灯了。那司机便在烟灰缸里磕灭了烟斗,然后开动了车,车缓缓的前行,他见我没有回答,便又轻描淡写的对我说道:“你想好了么,这个世界上。可能只有石决明一个。人能开动逆天之阵,如果你阻止了他的话,那么。你就永远是命孤之人了,年轻人。”

听他这么说,我顿时全身又是一个冷颤,对啊,我怎么忘记了这一点?想到了这里,我的心中顿时一阵酸楚,不可否认,因为七宝白玉、轮只有石决明能够开动,如果我阻止了他,就必须要放弃一件东西,那就是破除命孤,也就是我以后就一直会是命孤之人了。

那样的话,我要拿什么脸面去面对刘雨迫这个深深爱我的人?我要如何面对这日后的生活?可是,除此之外,难道我还有别的选择么?

那司机见我这般表情,便对我轻轻的说道:“其实,让他改命也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啊,而且,这也对你有利,你想过没有?千百年来的白派迂腐思想,到了今天还会有用么?”

我没有说话,也许他说的对。现在这些道本身就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如果是个正常人的话,估计都会这么做的,毕竟,雷锋已经死了很多年了,而什么社会责任,兄弟情义的,也差不多只能成为一种美好的向往,可能这就是现实吧,个人利益大于一切,怎顾得他人?

可,那还是哥们儿我的性格么?

我虽然不知道这个“司机。到底是谁,但是没有悬念的,他说破了我心中最软弱的地方,那就是刘雨迫,如果我的命孤无法改妾的话,那这一生,我就注定和她无缘了,想起了刘雨迫的脸我就想哭,她现在只怕还在焦急的等着我回去吧,我能辜负她么?能么?

而这时,车子停下了,已经到了江边。只见那司机回头跟我说:“路费我就不跟你要了,因为你已经给我了,接下来,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,我很期待你到底能不能逃脱五蕴皆苦,去吧,年轻人,看看你会不会按照我的剧本走下去。

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浑浑噩噩的就下了车,似乎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了一般,下丰以后才恢复了自由。我慌忙跑到那车前,然后隔着玻璃大声的喊道:“你到底是谁?!!”

只见那司机摇下了车窗,然后对着我笑了一下,他淡淡的说道:“我?好像已经跟你说过了吧,我是个看戏者。因为,漫长的岁月中如果没有戏看岂不是无味?”

说罢,他摇上了车窗,在车窗摇上以后,他又笑着对我说道:“啊,对了,我还有个名字,可能你也挺熟的,叫命运。”

我一瞬间呆住了,一动不动的望着他,一时间头脑好像都已经停止了思考,也忘记了说话,只见那司机对我淡然一笑,然后从身旁的手扣之中拿出了一顶黄色的鸭舌帽,带在了头上后,便开着车子绝尘而去。

一阵强风吹过,我闭上了眼睛。等我再次睁开的时候,却已经再也寻不到那辆出租车的踪影了。

站在午夜的松花江边,没有冻结的江水静静的流倘,我发现了今晚本没有风,而刚才发生的事情,就好像是做梦一般。

第三更完毕,稍后还有一更。一切因果会在最后一章外传中解释。第四更也许会很晚,根据大家反映。说这样结局也许会太快了,那我今天四更明天结局吧,啊对了。还有一篇外传,有催更票的都上吧,今天多少都能吃得下。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五章 命运

尔有没有想讨,其实命谅并不是夭形的,反而,他确实存。

我确实也曾经怀疑过,你说这大千世界芸芸众生,每一天都在不停的上演着生离死别,而这一切,是不是真的有某个人,或者说某种力量在操纵呢?

都说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,人的一生就像是一场电影,或者说电影也就是人生的缩写,那由此可见。既然电影有实现写好的剧本,人生也应该有,只不过,我们管这剧本叫做“命运”而命运这东西,到底是什么呢?却没人能够了解。

我本身就是相信命运之人,说白了,我们都只是一场偌大电影里的路人甲乙丙丁,但是又各自是主角,只不过,我们这场戏,也不知道是演给谁看。

可能真的有这么一个人吧,或者是什么,却导演了这一场五弊三缺的悲剧,我不清楚刚才的我到底是不走出现了幻觉,但是多半不是,因为此时我的心中完全没有平静了下来,虽然我不明白五蕴皆苦是什么意思,但是我却清楚了,原来这一切都是那个带黄帽子的人所搞出来的鬼,虽然我不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但是,此时此刻我终于明白了自己应该做些什么。

那个带黄帽子的人说他只是个看戏者,只对这场戏的结局感兴趣,而这结局,便是由我做出的一道选择题,我想到了这里,叹了口气,既然你想看我选择,那我就选择给你看吧。

想到了此处,我便点着了一根烟。然后义无反顾的沿着江边走了过去。这是一块离市区很远的地方,周围没有人烟,只有江水流淌,我处的这岸边,除了一条小路便是一望无际的枯草,不得不说,枯草的确是生命力最顽强的生命,即使是冬天逃不过枯萎,但是也不曾倒下,今晚虽然没有风,但是它们却还是微微的晃动着,俨然是等待着下一个春天的到来,那时候再次的对这些界展示着勃勃生机,我忽然觉得,应该做些什么了,于是,便在犹豫了一下后。握紧了拳头,微微的刺痛了,我的黑指甲已经刺进了我的手掌。

照例抬头望着天上,那轮月亮还是如同寻常般的颜色,周围没有云彩。不过我却好像毛经闻到了即将变天的前兆。

十分钟没到。我便来到了石决明摆阵的地点。

大老远,我就看见了石决明。当然还有旁边被困了手脚贴住了嘴巴的张雅欣,不过,杜非玉我却没有瞧见。不过我早已经料到了,想必是被这石决明装到什么东西里面去了吧。

旁边就是松花江,这条江水养育了无数黑土地的文明,此时此玄已经是午夜十二点多,将近一点,离七宝白玉轮发动的时间,还有两个多时。

我和石决明就这般在寒风之中对视着。我看得见,他身后的土地之上歪歪扭扭的画着好像是阵法般的图案,那图案的四周的放着七样东西。我注意到了,其中有个玻璃瓶儿。估计那就是装杜非玉的瓶子了吧。

石决明似乎早就知道我要来一般。他笑着对我说:“我的好兄弟,你来了,难道你是来当我如何改变自弓的命运的见证者的么?”

我没有搭理他,而是望了望张雅欣,躺在地上的张雅欣真的是吓坏了。现在被绑的如此严实,最还让石决明拿胶布粘上了,多天的惊吓,让她看上去很狼狈,如今看到我出现了。马上死命的挣扎着,眼睛里的泪水不断流出。

我急忙对她点点头,意思让她别害怕,我会救她出来,张雅欣见我对她点头,便慢慢的镇定了下来。

我知道,她可能是看见了希望吧。毕竟我不是第一次救她,看见张雅欣竟然被石决明像捆畜生一样的捆着,我的心中就莫名的浮现出一股火。他疯了,真的,野心极度膨胀的他已经丧失了自己的本心,除了自己的野心之外已经容不下任何东西,我苦笑了一下,现在的他,和袁枚又有什么区别?

想到了这里,我便摇了摇头。然后对他说道:“我今天来,其实就是想问问,到底是什么,才让你变成这个样子,石决明,你一定还有隐情对不对?”

石决明听到我这么说以后,便笑了,笑的是那样的狂妄,只见他对我夫笑着说道:“崔作非啊崔作非!我真是看错你了,到现在还执迷不悟?你是不会明白的,因为你根本就没有受过穷,根本没有挨过别人的欺负,所以你根本不会了解我!多说无益,你今天来应该是想要阻止我的吧!来吧,我陪你玩玩!!”

说罢,石决明猛然发动了三遁纳身,一阵强烈的气里面而来,我望着已经疯狂的石决明,心中顿时一阵酸楚,看来真的是多说无益,这纠结的命运又岂是只言片语就可以化解的了的?

于是我便对着他说道:“不,我不想和你打,因为,我知道我打不过你。”

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心,点冷笑着说!“不想跟我打就乖乖的看着,到时候自然知顺丁帮你改命

我摇了摇头说道:“我打不过你。并不意味着不能阻止你。”

“什么?。石决明愣住了,很显然我的样子并不是在说谎,而他也想到了什么,只见他冷笑了一下。然后对我说道;“老崔,你也不傻,我现在已经是三清合一,即使是黄三太爷他们我也不会惧怕的,你这么做完全就是自掘坟墓,自己会被我杀死不说,还要连累你那些妖怪祖宗”。

我摇了摇头,望着石决明,不的不说,他确实是演技派,于是我便对着他说道:“别自欺欺人了!说到底,石决明,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明白的,你说到底还是太小看《三清书》了,即使你得到了三本书,又能怎么样呢?天道酬勤,没有足够的时间,你根本无法消化,我说的难道不对么?”

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后,眼神明显的动了一下,我说的并没有错,其实说到底,这也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,普天之下,没有一口就吃个胖子的道理,也许有类似袁枚刘雨迪那样的特殊命格,但是这毕竟还是太少了,石决明虽然是绝顶聪明。但不过还是一个普通人而已,虽然袁枚曾经说过,三清合一会产生巨大的力量,但是,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,万物平心而论,成长必须要经过一个过程,就好比春天播种秋天收获一样,即使勉强催产,也不会有饱满的果实,而这个过程,也正是天道的一全部分。

想到了这里,我便对石决明说道:“这是你失败的第一个原因,那就是你太过于自信自己的智慧了。你虽然能打败我,但是,只要我请来野仙,一定会让你堕入万劫不复的深渊。”

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,便哼了一声,很明显他并不傻。知道我说的没错,看得出来他有些惊讶为什么我能发现这些,照他的计划,我应该还是沉迷在那些的心之事中无法自拔,为什么我还能想到这一点 呢?

这正是百密一疏,人世间本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,石决明就是千算万算,也终究没有算到刘雨迫这一点,这也证明了他的卜算之术终究不如他的师父刘喜,说来也真是讽刺,他们一个是天才,一个是傻子,可是最后天才终究没有胜过傻子。  但是石决明终究还是石决明。他并没有慌乱,反而又冷笑了一声,然后对我说道:“哼,崔作非,你不要再故作镇定了,即使你说的都对。我现在是没有能力对抗那些野仙,不过,这又有什么用呢?你别忘了。在某种意义上来说,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人啊!普天之下,懂得启动七宝白玉轮人,就只有我自己。更何况!”  石决明说道了这里,便一脸藐视的对我说道:“如果你招来了野仙。这七宝之一的百人怨,恐怕就再也拿不到工吧!?难道你真的甘心注定孤独终老么?你敢么?好像还有一个女人喜欢你吧,你真的就忍心一直辜负别人么??。



他说的都对,我忍心么?想到了这里,我便半边脸苦笑了一下,然后对着石决明说道:“你说的对,我确实不忍心再辜负任何人了。但是。这并不代表我不阻止你。”

“别开玩笑了!!!从

石决明大吼道:“我从最开始就讨厌你,老崔你知道为什么么?我就讨厌你这副假仁假义!明明心里也明白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迂腐的。但是却偏偏要去做,那我问你,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?是报仇么?还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