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2 分节阅读


维持你那可怜的白派弟子的操守!?”

我望着石决明对我吼出这些话后,便叹了口气,然后对他说道:“这就是注定你失败的第二个原因,那就是你根本不会去理解他人,只顾着你自己,就注定走上了一条得不到救赎的路,也许你说的没错,我是烂好人,我所做的事情都是现在社会上傻的不能再傻的事情,可是你永远都不会明白,如果,这个社会上没有这种人的话,那么就毫无人性可言,人心本是善良,正是有太多你这种想法的人,这个社会才会如此。才会有如此多的惨绝发生,这也是你我的不同之处,因为我明白,有些事情,我无法改变他人,只能改变我自己,而你,根本不会明白什么是人性,既无人性,何以为人?如果都如同你那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去伤害别人的话,如果到了那个时候,人和鬼又有什么区别?我问你。你想生活在这样的社会上么?啊?”

很显然,石决明并不能了解我,也根本想不明白这道理,如果他能想的明白的话,那今天这些事情就根本不会发生。

只见石决明冷笑的对我说:“哼,说到底还是一些废话!这又能有什么用?人性本来就是自私的,有个屁善念,更何况是优柔寡断的你,崔作非,我就不相信你能做出自掘坟墓的事情来!”川旧2么一说。我便又苦笑了一下。看来石决明已经把我摸斑确实。我是优柔寡断,想到了这里。我便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石决明说道:“这是你注定失败的第三个原因,因为你从最开始到现在,都没有了解我。”

石决明冷冷的问我: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

我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他说道:“难道你就没有感觉出来,这四周已经越来越冷了么?”

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,马上警觉了起来,确实,虽然是冬天,但是周围的气温却冷的出奇,以至于我们身边的松花江江面前结了一层薄冰。

同时,风起了,吹动了岸边那些干枯的杂草,一股莫名的压力袭来。只听那些风吹过草丛时所发出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怪异,草丛里悉悉索索的声音。就好像是许多的小型动物爬过一般。

石决明惊讶的指着我说道:“你,难道你??”

我苦笑了一下,没有说话,就在这时,只见那片没有边际的草丛之中,出现了很多盏“亮灯”或绿或红,那阵声音更加的强烈,随后。从那草丛之中转出了成百上千的动物,有成群的灰毛老鼠,本该正在冬眠的蛇,以及像土狗办大的狐狸。当然,还有那导段细长的黄皮子。

没有错,早在我向这边走的时候,其实就以仙骨为引,以出马弟子的身份联系到黑妈妈了,算算时间,才好五分钟多一点,石决明和那个。黄帽子都认为我不可能把路走死。可是,如果我今天不阻止他的话,虽然我会解开五弊三缺,但是,这却不是我想要的结果,因为那根本不是我!

也许我会难过,但是我绝对不会后悔!因为我知道,如果失去了本心的话,即使我拥有了爱情,可是,我依旧一无所有!我相信 刘雨迪应该也会理解我的,这便是我自己对命运做出的选择,作此决定。终生不悔!

这么多动物的忽然出现,让本是平静的松花江畔变得有些热闹起来。只见那些动物不由自主的面向了石决明,显然都很是生气,他们低低的嘶吼声就好像是诅咒一般的此起彼伏,连我都有些受不住这寒冷了。空气温度极具下降,呼气的时候鼻毛都跟着冻上了。

石决明明显的已经有些惊慌了,要知道,这些可全是成了气候的野



就在这时,我右手上的两枚仙骨忽然不由自主的引发开来,黑气瞬间笼罩了我的胳膊,这仙骨本是仙家身上的一部分,我下意识的觉得似乎它们也来了,果然,从那草丛之中窜出一条大黑蛇以及一条黄皮子。看它们明显比那些同类要大一些。皮毛也要油亮一些,只见它俩直接就像我奔来,停在了我的面前。我没有迟疑,半跪在了它俩面前,只见那黄皮子不知道为何,就像是那些野仙一般没有变化人形,可是那黑蛇却不同了,只见它浑身一抖,便化成了一个中年男子,黑衣黑裤,鹰钩鼻子,一脸的桀骜不驯,不是那常天庆常爷还会是谁?不过,这应该是常爷的尾巴吧,它的本尊不是鸡蛋脸么?不过这也没啥关系 反正都是毛

现在的我还哪里管得上这些,要知道老常可是真救过我的命。要是没有它的话,我估计现在还在梦里浑浑噩噩呢,于是我便低着头说道:“弟子崔件非拜见常爷,太奶。”

那常天庆网一出现,浑身的黑气也就跟着爆发,要比我仙骨的黑气强的不知道多少,那边的石决明终于动摇了,只听他喊道:“崔作非。你是想鱼死网破啊!没那么容易!”

说罢,三遁状态下的他一把抓起了地上的一根烟袋锅子,接着一把抓过了张雅欣,然后用右手手臂紧紧的环过了她的脖子,然后双手死死的抓住了那烟袋锅子,只见他大叫着说:“让它们都别轻举妄动。要不然我先毁了这百人怨,再杀了她!”

常天庆回头望着石决明,显然一脸的不屑,也没搭理他,当然,也没搭理我,它只是转身对我一挥手,我的身体顿时觉得一股暖意,不冷了,而这时,那群野仙,包括黄三太奶,忽然都转了个方向面对这已经冻结了的松花江趴在了地上,同时。那群仙除了常爷忽然发出了齐齐的叫喊:“有请护法大仙降临!”

成百上千的声音一起叫喊。这是何等的壮观,虽然我早有准备,但是依旧被震住了,这也太壮观了。忽然,已经冻结了的江面似乎出现了一点亮光,我慌忙转头望去。

只见那江面之上赫然已经出现了三个,“人”我咽了口吐沫,这应该就是掌管整个东北的头子们了吧。

大半夜更新,让各位久等了。想必大家也知道,结局,马上就开始了,今晚熬夜,五千字更完。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生中最难的选择

但是此时此刻的我却也完全感觉不到了,因为有常爷刚才那一手,显然这老家伙刀子嘴豆腐心,就是我不知道为啥它要对我这么好,三番两次的帮我,不过这些我已经顾及不上了,我焦急的望着张雅欣,她到底还是肉体凡胎,眼下群仙出动,周围的气温骤降,看张雅欣只穿了身白色的棉服,一定顶不住的,这可怎么办?我着急的望着石决明的身后,看来还不是时候。

要说现在的我可真算的上是应接不暇,偏偏凑巧,这个时候的江面上出现了三个足以扭转和控制整个局面的大人物。想必不用我介绍,大家都已经是谁了吧。

没有错,我转眼望去,只见那江面之上站了两女一男三位中年人,打左边起的那个中年妇人身着一身黄袍,瓜子脸,虽然脸上面无表情,但是看上去给人的感觉特别的庄严。特别是那双眼睛,细长细长的,不用多说,这位便是胡三太奶了吧。

而右边的那位妇人岁数看上去则要大上许多,看上去大概六十多岁的模样,黑棉袄黑棉裤,雪白的头发盘成一鬓,看上去慈眉善目,但是此刻的表情却也有些无奈,想必,这位就是那心地善良的黑妈妈了。

而中间那男子却给人感觉最是强烈,只见它也是一身的黄袍,苍白的脸色,留着略长的胡须,俨然一副民国时书生的打扮,但是眉宇之间。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,这股感觉十分的强烈,就好像是刀子一般。让人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权势感。不用多说,胡三太爷的名号早就是如雷贯耳。

这可真是够厉害的了,现在是夜晚。虽然刚才有月亮,但是此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块儿云彩,将月亮遮住了以后,江边便是一片漆黑。之后江面之上那三个大仙处才有着光亮,那三个大仁:降临后。却没有直接搭理石决明,仿佛就好像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一般,那慈祥的黑妈妈对着岸边的众多家仙野仙说道:“都快起来吧。”

那些家仙野仙听到后,谢过了黑妈妈。这才接二连三的化成了人行。眨眼之间,江边便多了好几百号“人”虽然我走出马弟子,但是我哪儿见过这阵势啊,平常见到一两个已经是奇遇了,如今这直接来了一个团,望着这些形态各异的家伙,他们望着石决明,脸上或多或少联都带着怒容,毕竟因为百人怨,牵扯的仙家实在是太多了,搞的当时人心惶惶。

我叹了口气,想必现在即使是石决明也能明白,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吧,这正是上天要他灭亡必定先让他疯狂,此时此刻的石决明俨然已经有些困兽之斗了。

只不过,在群仙的面前,这他这头困兽。实在是太渺小了,我望着他,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而就在这时,旁边的那些野仙中忽然传出了吵杂的声音,好像是发现了什么,我正纳闷儿的时候,只见我旁边的常天庆哼了一声,然后便朝那边飞了过去。

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去干啥了,趁此机会我低声的像我身边已经化成*人形的黄三太奶冉道:“太奶啊,这三位大仙已经来了,怎么不动手啊。难道是怕那再人怨被折断?”

黄三太奶冷哼了一声,然后跟我说道:“就他还敢威胁三位大仙?还不配。”

果然,那石决明见没人搭理他。便有些沉不住气了,他也知道这里已经不是我能说的算了,于是便对着江面上大喊道:“你们听到没有!!赶快走!!要不然的话,我就跟你们拼了,被你们杀了之前也要掰断这百人怨!!”

“大胆!!”

那胡三太爷一声大喝,声音大的竟然震的我耳膜生疼,一股莫名的压力传来,既然让我喘不过气来,而石决明也是一震,那张雅欣更是顿时就被震的昏了过去,只见那胡三太爷大怒道:“大胆凡人,死到临头难道还执迷不悟么?”

石决明此时估计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所以还想拼死一搏吧,于是他便对着胡三太爷大叫道:“3,你别吓唬我!要不你就试试?!”

我叹了口气,可怜石决明一世机关算尽,末了却乱了阵脚,我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惊慌,可能也是由于这份对死亡的恐惧吧,确实,面对死亡,根本没有人可以不害怕,毕竟他还是个爱自己胜于一切的人。

我忽然觉得很可悲,其实他才是那个最傻的人。

果然,胡三太爷大怒,然后喝道:“放肆!简直无可救药!来啊,给我拿下!!”

胡三太爷说完这话后,只见那群仙之中走出了身穿一红一白两色衣服的男子,二话不说的便向石决明扑去,石决明明显惊呆了,他想不到这仙家办事竟然如此的不计后果。他知道自己必定会死,于是便一狠心,双享用力想就此掰断百人怨。

我心中暗道不好,他这一掰不要紧张雅欣可就有危险了,幸好,那利于江上的胡三太爷并不是吃素的。只见他冷哼一声,然后伸手一指。那石决明顿时就动弹不得,而这时,那两个仙剑已经扑到,一左一右便将石决明按在地上,纵然石决明此时三遁纳身,可是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此时的我心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呼,终于完事儿了,而就在这时。刚才飞走的常爷又飞了回来,而且还带着一个人。

刘雨迫?我惊讶的看着常爷带来的人正是刘雨迪,顿时心中一阵惊讶,这丫头来干什么啊?这不添乱呢么,唉,不过好在现在事情已经的到了控制,我望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小丫头,便一阵埋怨的说:“丫头唉。你说你来干什么啊,不是说好在家等我么?这里多危险啊!”

刘雨迪望着我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其实我知道,她是担心我。所以才跑来的,不想被那些野仙发现了,幸好有常爷啊,要不然的话。普通人看见这么多野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正当刘雨迫要说话的时候,有野仙已经把车人怨呈给了江上的黑妈妈。黑妈妈见自己的烟袋锅子回来了,自然很是欢喜,于是它便十分慈祥的说道:“那江岸上报信的弟子,过来吧。”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“音很轻柔。但是我却听的清清楚楚,干是我也不敢怠唱。川着身边的刘雨迫说道:“没事了已经,你在这儿待着吧,别乱动,一会儿咱们一起回家。”

说完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