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4 分节阅读



“去死吧!!!”常爷仙骨发动,我死命的一扯,只听一声惨叫,石决明的左手也被我扯了下来,鲜血在夜空之中就好像是绽开的花朵,石决明被我扯掉了胳膊之后,顺势狠命的一蹬,就将他蹬飞了出去。

而他身后,正是老易,老易见他向自己这边飞来,便单手平举了黄巢剑,“噗刺。一声,一杆黄巢剑自石决明后心刺进,前胸冒出,血流



只见石决明的嘴里大口大口的也跟着涌出了鲜血,他低头望了望胸前的黄巢剑,不禁感叹起报应,砍人手者则自己双手被砍,杀人者自身命丧黄泉。

只见他满口是血,却笑了一下,然后模糊不清的说道:“想不到命缺依旧无法更改,那我这一生到底是为了”

没有说完,他便如同先前那袁枚一般,化成了点点白光,四下的散去了,想不到他这卜算传人一生机关算尽,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,死前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双手都没有保住,就此,黄巢剑的八百万人性命劫数已满,整把剑身顿时变的暗淡无光起来。

而我此时,却完全没有在看他。而是满心伤痛的抱起了杜非玉和刘雨迪,杜非玉本事游魂,但是三遁的效果完全可以伤害到它,她此时又化成了身形,胸前被石决明掏了个窟窿,鬼门被破,只见她全身不停的颤抖,眼见着是要魂飞魄散了。

而刘雨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刚才石决明的那一手是临死的回光返照。威力极其惊人,所以即使有杜非玉在前挡了一下,石决明的左手也穿透了过来打在了刘雨迫的胸口,眼见着刘雨迫的小脸变得煞白,而胸口竟然塌进去了一半,我顿时哭了。她的胸骨被打碎了。活不成了。

可是她俩确是在笑,只见刘雨迪颤抖的抚摸着我的脸,然后对我轻声的说道:小非非我不疼,我是自愿这么做的  你知道么,如果我今晚不出现那么倒在地上的人,就会是你现在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不!!!!!!”我抱着她俩仰头嚎叫着,我当时的声音很渗人。很凄厉。仿佛已经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一般。

正所谓,天道岂是人力所能更改?其实刘雨迪在那晚,已经模糊的梦见了今晚的场景,只不过,当时石决明的拳头透过杜非玉的身体打到的人,是我,最后的结局就是我和石决明一起死亡。

当时刘雨迫在梦中惊醒,脸上满是泪水,在得到了刘二叔的指点 后。她已经明白了所谓命运,是不可以改变的,即使当时她告诉了我,那么命运还是会换一种方式实现。刘雨迪是卜算传人自然知道这一点,不过天生适合修炼卜算的她,在梦中大彻大悟,竟然悟出了另一套办法。那就是其实天道也是可以更改的。不过,就如同五弊三缺一般,是需要付出代价,而代价是什么,就不用我说了。

刘雨迫用她的牺牲证明了天道其实可以更改,但是此时的我年已经万念俱焚,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结耸,绝对不是。

望着怀中这两个我最爱的女人。它们一个即将死去,而另一个则是要魂飞魄散,此般痛苦,又怎能是我这肉体凡胎之人所能承受的?我胸中似乎被千万把刀绞割一般的疼痛。这股疼痛让我再也无法忍受,便放声的嚎叫起来。

为什么!!为什么!!眼泪如同断了线一般,止也止不住,但是我怀中的她俩的表情虽然痛苦,但是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后悔,相反的,竟然满是柔情。似乎都是甘心为我牺牲一般。

崔作非啊崔作非,你怎么如此的没用啊!大声的嘶吼。直到嗓子都哑了,一张嘴,竟然吐出了一口血,可是现在身体上的疼痛又怎么抵的上我内心的苦楚?

想到了这里,我紧紧的抱着她俩。痛哭失声。

而正在这时。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老易忽然对我大叫道:“别哭了老崔!还有办法!!!”

老易刚才杀掉了石决明以后,先是把张雅欣松绑,然后抱到了一边。然后便站在了我的身旁,看到自己的兄弟如此难过,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,毕竟自己的兄弟是为了帮他报仇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

于是老易就十分着急的想着。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补救这一切,情急之下的他四处的张望,忽然,他的眼光落在了那不远处的七宝上,老易忽然想起了以前我跟他说的一句话,还有救!!所以他大喊起来。

听着老易大喊,我便含着眼泪抬起头,现在刘雨迫的胸骨以碎,而杜非玉的鬼门被破,哪还能有什么办法啊?

只见老易飞快的跑到了那七宝之阵中。拿起了一个小盒子又跑了回来。他对我大喊道:“用这个!能救!”

他打开了盒子,只见那盒子之中有一粒珍珠样的东西,在黑夜之中散发着幽幽的光芒。

女鬼泪!对啊!是女鬼泪!!!

九叔以前对我说过,女鬼泪的作用便是可以救命的,是人是鬼只要是没有死绝或者或非魄散应该都可以救!我想到了这一点,顿时喜极而泣。但是这喜悦没有维持一秒变烟消云散,转瞬之间,我的心忽然又一次的酸楚。

我望着怀中的杜非玉和刘雨迪。女鬼泪只有一颗,可是,爱我的确是两个。

我该救谁?

我哭了。

一时之间,空气似乎都凝结住了。我望着她俩,即将面对我的,是我这一生所遇到的最难的选择题。

两更并一更吧,八千字,绝对让大家看过瘾,今晚结束,不等于结局,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,哪位还有催更票,你懂的。。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拙  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六章 一生中最难的选择

但是此时此刻的我却也完全感觉不到了,因为有常爷刚才那一手,显然这老家伙刀子嘴豆腐心,就是我不知道为啥它要对我这么好,三番两次的帮我,不过这些我已经顾及不上了,我焦急的望着张雅欣,她到底还是肉体凡胎,眼下群仙出动,周围的气温骤降,看张雅欣只穿了身白色的棉服,一定顶不住的,这可怎么办?我着急的望着石决明的身后,看来还不是时候。

要说现在的我可真算的上是应接不暇,偏偏凑巧,这个时候的江面上出现了三个足以扭转和控制整个局面的大人物。想必不用我介绍,大家都已经是谁了吧。

没有错,我转眼望去,只见那江面之上站了两女一男三位中年人,打左边起的那个中年妇人身着一身黄袍,瓜子脸,虽然脸上面无表情,但是看上去给人的感觉特别的庄严。特别是那双眼睛,细长细长的,不用多说,这位便是胡三太奶了吧。

而右边的那位妇人岁数看上去则要大上许多,看上去大概六十多岁的模样,黑棉袄黑棉裤,雪白的头发盘成一鬓,看上去慈眉善目,但是此刻的表情却也有些无奈,想必,这位就是那心地善良的黑妈妈了。

而中间那男子却给人感觉最是强烈,只见它也是一身的黄袍,苍白的脸色,留着略长的胡须,俨然一副民国时书生的打扮,但是眉宇之间。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,这股感觉十分的强烈,就好像是刀子一般。让人产生一种无法抗拒的权势感。不用多说,胡三太爷的名号早就是如雷贯耳。

这可真是够厉害的了,现在是夜晚。虽然刚才有月亮,但是此时也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了块儿云彩,将月亮遮住了以后,江边便是一片漆黑。之后江面之上那三个大仙处才有着光亮,那三个大仁:降临后。却没有直接搭理石决明,仿佛就好像这根本就不算什么事情一般,那慈祥的黑妈妈对着岸边的众多家仙野仙说道:“都快起来吧。”

那些家仙野仙听到后,谢过了黑妈妈。这才接二连三的化成了人行。眨眼之间,江边便多了好几百号“人”虽然我走出马弟子,但是我哪儿见过这阵势啊,平常见到一两个已经是奇遇了,如今这直接来了一个团,望着这些形态各异的家伙,他们望着石决明,脸上或多或少联都带着怒容,毕竟因为百人怨,牵扯的仙家实在是太多了,搞的当时人心惶惶。

我叹了口气,想必现在即使是石决明也能明白,自己这次是在劫难逃了吧,这正是上天要他灭亡必定先让他疯狂,此时此刻的石决明俨然已经有些困兽之斗了。

只不过,在群仙的面前,这他这头困兽。实在是太渺小了,我望着他,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而就在这时,旁边的那些野仙中忽然传出了吵杂的声音,好像是发现了什么,我正纳闷儿的时候,只见我旁边的常天庆哼了一声,然后便朝那边飞了过去。

我也不知道它到底是去干啥了,趁此机会我低声的像我身边已经化成*人形的黄三太奶冉道:“太奶啊,这三位大仙已经来了,怎么不动手啊。难道是怕那再人怨被折断?”

黄三太奶冷哼了一声,然后跟我说道:“就他还敢威胁三位大仙?还不配。”

果然,那石决明见没人搭理他。便有些沉不住气了,他也知道这里已经不是我能说的算了,于是便对着江面上大喊道:“你们听到没有!!赶快走!!要不然的话,我就跟你们拼了,被你们杀了之前也要掰断这百人怨!!”

“大胆!!”

那胡三太爷一声大喝,声音大的竟然震的我耳膜生疼,一股莫名的压力传来,既然让我喘不过气来,而石决明也是一震,那张雅欣更是顿时就被震的昏了过去,只见那胡三太爷大怒道:“大胆凡人,死到临头难道还执迷不悟么?”

石决明此时估计也是知道了自己的命运,所以还想拼死一搏吧,于是他便对着胡三太爷大叫道:“3,你别吓唬我!要不你就试试?!”

我叹了口气,可怜石决明一世机关算尽,末了却乱了阵脚,我头一次见到他如此的惊慌,可能也是由于这份对死亡的恐惧吧,确实,面对死亡,根本没有人可以不害怕,毕竟他还是个爱自己胜于一切的人。

我忽然觉得很可悲,其实他才是那个最傻的人。

果然,胡三太爷大怒,然后喝道:“放肆!简直无可救药!来啊,给我拿下!!”

胡三太爷说完这话后,只见那群仙之中走出了身穿一红一白两色衣服的男子,二话不说的便向石决明扑去,石决明明显惊呆了,他想不到这仙家办事竟然如此的不计后果。他知道自己必定会死,于是便一狠心,双享用力想就此掰断百人怨。

我心中暗道不好,他这一掰不要紧张雅欣可就有危险了,幸好,那利于江上的胡三太爷并不是吃素的。只见他冷哼一声,然后伸手一指。那石决明顿时就动弹不得,而这时,那两个仙剑已经扑到,一左一右便将石决明按在地上,纵然石决明此时三遁纳身,可是也是无济于事了。

此时的我心中才算是松了一口气。呼,终于完事儿了,而就在这时。刚才飞走的常爷又飞了回来,而且还带着一个人。

刘雨迫?我惊讶的看着常爷带来的人正是刘雨迪,顿时心中一阵惊讶,这丫头来干什么啊?这不添乱呢么,唉,不过好在现在事情已经的到了控制,我望着有些惊慌失措的小丫头,便一阵埋怨的说:“丫头唉。你说你来干什么啊,不是说好在家等我么?这里多危险啊!”

刘雨迪望着我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。其实我知道,她是担心我。所以才跑来的,不想被那些野仙发现了,幸好有常爷啊,要不然的话。普通人看见这么多野仙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正当刘雨迫要说话的时候,有野仙已经把车人怨呈给了江上的黑妈妈。黑妈妈见自己的烟袋锅子回来了,自然很是欢喜,于是它便十分慈祥的说道:“那江岸上报信的弟子,过来吧。”涧书晒细凹口混姗不一样的体蛤,阅读好去外“音很轻柔。但是我却听的清清楚楚,干是我也不敢怠唱。川着身边的刘雨迫说道:“没事了已经,你在这儿待着吧,别乱动,一会儿咱们一起回家。”

说完后,我便向那江面走去。说来很神奇,这江面上的冰看上去很薄。但是踩上去却很踏实,我走到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