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5 分节阅读


三位重量级人物面前,单膝跪地,毕竟我现在走出马弟子,现在祖师爷在眼前,就算是做样子也得拜拜啊。我开口说道:“龙江出马弟子崔作非见过三位祖师。

那黑妈妈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孩子,你很好,帮了我的大忙,仙家知恩必报,说吧。你想要什么?”

我靠,有好事儿啊!想到了这里。我便对它说道:“感谢祖师成全。请问祖师,我有个朋友,他的手断掉了,可以重接么?”

那黑妈妈摇了摇头,对我说道:“天道不可改。”

果然不行,我叹了口气,回头望了望石决明的方向,看来,这五弊三缺当真是不耳更改的了,于是我又问黑妈妈:“那,请问祖师,我有个长辈,身患癌症,现在正在医院,能不能治好他啊?”

黑妈妈问了我文叔的情况后。想了想便有了答复。只见它说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的话。他半个月以后就可以出院了,所以这个也不需要我帮你

太好了!我心里想到,果然还是善有善报,文叔一生光明磊落,果真不会就这样死去的,想到了这里。我便又转头望了望石决明的方向,然后对黑妈妈说道:“还是我那断手的朋友,他遭人陷害,能不能请祖师慈悲,让那些说做假证的人说真话,还我朋友一个清白啊?”

黑妈妈听我这么一说,显然有些意外,它也没料到,我连说了三个,愿望竟然一个都不是为自己,便转头看了看胡三太爷胡三太奶,然后它们点了点头,只见黄三太爷用一种欣慰的语气对我说:“孩子,你果然很好,不想自己先想别人。能有你这样的小辈领马,我们也很欣慰,这件事情当然可以,切记,好人会有好报的。”

我心中大喜,然后对着这三位大仙说道:“多谢三位大仙,弟子斗胆。还有一事相求,请大仙成全!”

那胡三太爷对我说道:“但讲无妨

我想了想后,便对着胡三太爷说:“求祖师爷能把那杀那罪人的权利赐给弟子。”

胡三太爷见我这么说,虽然有些不快,但是身为仙家又不能好杀,他便对我说道:“你有把握么?”

我望着胡三太爷,郑重的点了点头,胡三太爷便说道:“好吧,虽然此人罪孽深重,但是我看得出来,他并不是真正偷百人怨之人,而且仙家行事向善,我便把此人交给你吧,切记,有些事情不可妇人之仁。你们只见的宿怨就此了结也好,起码不带进下一个轮回,你去吧

说完后,他一挥手,就已经把我送回了岸边,然后只见他朗声的对众家仙野仙说道:“现在百人怨已经寻回,念崔作非举报有功。此人便由他处置,众仙家辛苦,各自散了吧

说完之后,这三位守护东北的头目便齐刷刷的飞走了,见到头目一走那些家仙野仙也不做逗留,一个个转身变回了自己的原型,便各自散去了,我叫住了准备走的常爷,对它说道:“常爷,上次在回魂路的时候,多谢您了,弟子何德何能,能得常爷如此抬爱。”

只见那常天庆哼了一声,然后也没理我,就转身的走了,可是网走了没几步,他就站住了,然后头也没回的对我说道:“你,这次选择很好。等事情平息以后,我会在梦里告诉你一切的。”

说完之后,他便转身化成了一条黑蛇,和黄三太太一起消失在了夜空之中。

终于,夜晚又恢复了平静,只剩下了我和身边的刘雨迪,还有不远处那正趴在地上喘息的石决明。很明显,刚才黄三太爷那一指已经对他产生了不小的伤害。

我望着石决明,这个我曾经的好兄弟,我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,毕竟他也是三清传人,如果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被仙家杀死,想必他死后也不会服气的,更何况,我们之间确实还有比帐没算。

想到了这里,我上前几步,之间石决明马上爬了起来,然后气喘吁吁的对我狠狠说道:“崔作非!算你狠,竟然拼着一世命孤阻止了我,现在好了,我什么都没了。这全是拜你所赐,你刚才要他们不杀我简直太愚蠢了,别想我能够放过你。我要你付出代价!”

我望着石决明苦笑了一下,看来他还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落得如此田地,于是我便对他说道:“你又一次的错了,我之所以能阻止你,并不是因为我狠,而是因为我善良。”

“哈哈哈哈”。石决明听我说完后。疯狂的笑了,只见他对我嘶吼道:“别逗我笑了!善良?善良有什么用?你善良,难道你就以为不用死了么?我告诉你,我绝对不会感激你的,我要你们都跟我陪葬!!”

我又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石决明说道:“这就是你注定要输的第四个原因。”

石决明听我这么一说后,便冷声的说道:“什么?”

石决明说出此话后,已经晚了。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右手一两,然后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传来,他大叫一声然后回头一看,只见本该在看守所内的老易竟然身着囚服一脸怒容的站在他身后,而他的手中,正拿着那刚才还插在地上的黄巢歹。

石决明一脸不相信的说道:“怎怎么可”

网说到这里,他就说不下去了。毕竟他还是凡人,这断臂之痛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受得了的,没有疼晕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,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伤口之中喷出来,他的脸顿时变的苍白一片,可是他怎么想都无法相信,老易怎么会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?

只见老易手里握着黄巢剑,然后冷冷的对他说道:“那是因为,你太小看奇门之术了,奇门之术根本不像你想的那样浅薄,你自认为三清合一,但是这只不过是你自己膨胀出来的美梦罢了,连其具体特性都不了解,你又够融会贯沥。难道你的卜算就没有算出来。那小小的悔邯州,又怎么能够关的住我易欣星?。

没有错,其实这也是我为什么能有必胜的把握之一,因为我想出,石决明虽然聪明,但是却也自大。的到三清书以后绝对没有把握可以融会贯通,而且要说奇门之术乃三清之中最为玄妙之法,老易家世代继承。当然会有许多诀窍法门,而石决明自认为老易愚笨,所以设计陷害他之后便也没将他再放在心上,他不明白奇门之术的玄妙所在,三千大道精奇门,我那天也是忽然想起,老易其实除了三遁以外,还是会别的遁术的,其中就包括最开始我俩遇见时的那种遁形之法。

于是当我通过符咒跟老易沟通的知。老易其实完全可以逃出来,只不过是他自己不想,因为这样就证明自己有罪了之后,便跟他说出了我的计划,不过今天的计划 有些变动。毕竟我本不想召唤家仙的,不过遇见了那黄帽子的人以后,我便改变了想法,反正都是改不了命孤,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。

老易其实在石决明扣住张雅欣的时候就已经来了,只不过当时的他不敢随便显身救人,因为怕一个闪失再伤了自己心爱的人,所以只有沉住气继续等待。

说到这里,本来心地善良的老易根本不想伤石决明的,他只想制服他而已,可是没有想到,来到了这里后看到了石决明一系列让人发指的举动,最让他受不了的就是张雅欣了。石决明竟然敢如此对他,又怎能不让老易生气?

于是愤怒异常的老易便拽起了黄巢剑将石决明的手砍了下来,这要说的还是报应,昔日石决明为了铲除老易这个祸害,将他的手砍了下来。而今日,风水轮流转,砍人手的自己的手也没能保住,这真是完完全全的现世报。

老易砍断了石决明的手后,石决明便倒在了地上,不过此时此玄。我们的心恐怕都不好过,曾经兄弟,今日相残,这到底是造物弄人还是人心作怪?

只见老易砍断了石决明的手后,就捡起了那个装着杜非玉的瓶子丢给了我,然后对我说:“老崔,抱歉,来晚了,我穿这模样不敢打车。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顺风卡车。”

我接住了那个瓶子,然后对着老易苦笑着说:“你能来就好了,要不是我见那黄巢剑动了,还真不清楚你来了呢

我接过了瓶子,拧开了瓶盖儿以后,只见瓶子中飘出了一缕青烟,慢慢的化成了人形儿,正是杜非玉,杜非玉见到了我,便再也没忍住,扑倒了我的怀里,可怜楚楚的说:“对不起,我到最后还是帮不到你。

我苦笑了一下,心想着,大姐。别这样儿啊,旁边还有人呢,杜非玉望着旁边站着的刘雨迪,当然知道她和我的关系,所以也没说什么。默默的从我的怀里走开了,静静的站在了一边。

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我对她说道,千言万语现在已经是无用。因为即使是在华丽的词语也抵不上一个实际行动,想到了这里,我便对着那趴在地上痛苦挣扎的石决明说道:“枉你聪明一世,到头来却也不过是大梦一场,现在你总该知道了自弓为什么会失败了吧。”

其实,我这话并不是以胜利者的姿态说的,其实我现在也很难过,石决明落得如此地步,却真的是咎由自取。想想,如果他的野心不那么大的话,也许现在的结局就不是这个样子了。

不过,这也确实没什么怨的,正所谓善恶都在一念之间,一念为善。一念为恶,我和老易选择了善。保持了本心,而石决明却因为贪念丧失了本心,从而堕入了无尽的深渊。种下种种恶果,今日果报还身。

只见石决明挣扎着爬了起来,捂着自己的断臂对我说道:“老崔,如果我说我错了,你能原谅我么?”

我不清楚,我望了望老易,他也对我摇了摇头,算了吧,我心里忽然想起了袁大叔所说的那句话,仇恨永远只能带来仇恨,带不来别的东西的,现在七宝的梦已经碎了,想报复社会的已经魂归了天际,本不该再有人死亡了,更何况如今石决明一只手已废,老易的仇也算报了,没有人死去已经是万幸,他说他是命孤之人,应该也活不了多久了,就由他去吧。

想到了这里,我便对着他说道:“你走吧,我们以后不再是兄弟,希望你能好自为”

可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。就在我说话时精神松懈的这一刹那。地上的石决明忽然猛然的向我扑了过来,他身上的三遁纳身明显还没有消去,也不知道是回光返照还是什么竟然转眼就跑到了我的眼前,只见他狂吼道:“可我不会原谅你!”

当我回过神的时候,已经晚了。他的拳头已经对着我的胸口打了过来,我知道已经躲不开了,吗的。看来他是想跟我同归于尽啊!当时我的脑袋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后,便闭上了眼睛,因为我现在身体的反应,根本没有办法躲开,只能等死了。

却发现自己的胸口一点事情都没有,甚至一点都没有事的样子,可是等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却惊呆了。

只见杜非玉和刘雨迫不知道为什么,竟然挡在了我的胸前!而石决明的左手依然贯穿了杜非玉的胸口,重重打在了刘雨迪的胸口上!

我愣住了,为什么,为什么她俩会有这么快的速度帮我挡了这一拳?望着杜非玉和刘雨迫虽然痛苦。但是眼中依旧满是爱怜的模样,为什么会这样?为什么她俩这么傻,这到底是为什么啊!!!

只听石决明嘿嘿的笑道:“我说过。我会招人陪葬。”

望着这一切。我忽然觉得脑袋里就好像有根什么断掉了一样,满腔的悲愤瞬间化成了怒火!为什么!为什么我放过他他却如此相逼?为什么。为什么我这么傻。竟然眼睁睁的望着自己喜欢的女人受此重创?

“你该死!!!!!”。

我不顾一切的朝石决明扑了过毒!死命的一拳狠狠的揍在了他的腹之上,满怀着愤怒的一拳直接破了他的三遁纳身,然后把他的小腹打的

四;尖。只见石决明口鲜血喷出,由干惯性。左奉从杜日陇口汁体中抽了出来,然后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。

我现在都快疯了,当然不会放过他,我大吼一声又扑了上去,然后抓住了他的左手,右腿飞身一蹬蹬在了他的肚子上。

“去死吧!!!”常爷仙骨发动,我死命的一扯,只听一声惨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