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6 分节阅读


,石决明的左手也被我扯了下来,鲜血在夜空之中就好像是绽开的花朵,石决明被我扯掉了胳膊之后,顺势狠命的一蹬,就将他蹬飞了出去。

而他身后,正是老易,老易见他向自己这边飞来,便单手平举了黄巢剑,“噗刺。一声,一杆黄巢剑自石决明后心刺进,前胸冒出,血流



只见石决明的嘴里大口大口的也跟着涌出了鲜血,他低头望了望胸前的黄巢剑,不禁感叹起报应,砍人手者则自己双手被砍,杀人者自身命丧黄泉。

只见他满口是血,却笑了一下,然后模糊不清的说道:“想不到命缺依旧无法更改,那我这一生到底是为了”

没有说完,他便如同先前那袁枚一般,化成了点点白光,四下的散去了,想不到他这卜算传人一生机关算尽,却没有留下任何的东西,死前连自己最引以为傲的双手都没有保住,就此,黄巢剑的八百万人性命劫数已满,整把剑身顿时变的暗淡无光起来。

而我此时,却完全没有在看他。而是满心伤痛的抱起了杜非玉和刘雨迪,杜非玉本事游魂,但是三遁的效果完全可以伤害到它,她此时又化成了身形,胸前被石决明掏了个窟窿,鬼门被破,只见她全身不停的颤抖,眼见着是要魂飞魄散了。

而刘雨迫的情况也不容乐观。刚才石决明的那一手是临死的回光返照。威力极其惊人,所以即使有杜非玉在前挡了一下,石决明的左手也穿透了过来打在了刘雨迫的胸口,眼见着刘雨迫的小脸变得煞白,而胸口竟然塌进去了一半,我顿时哭了。她的胸骨被打碎了。活不成了。

可是她俩确是在笑,只见刘雨迪颤抖的抚摸着我的脸,然后对我轻声的说道:小非非我不疼,我是自愿这么做的  你知道么,如果我今晚不出现那么倒在地上的人,就会是你现在你没事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不!!!!!!”我抱着她俩仰头嚎叫着,我当时的声音很渗人。很凄厉。仿佛已经不是人能发出的声音一般。

正所谓,天道岂是人力所能更改?其实刘雨迪在那晚,已经模糊的梦见了今晚的场景,只不过,当时石决明的拳头透过杜非玉的身体打到的人,是我,最后的结局就是我和石决明一起死亡。

当时刘雨迫在梦中惊醒,脸上满是泪水,在得到了刘二叔的指点 后。她已经明白了所谓命运,是不可以改变的,即使当时她告诉了我,那么命运还是会换一种方式实现。刘雨迪是卜算传人自然知道这一点,不过天生适合修炼卜算的她,在梦中大彻大悟,竟然悟出了另一套办法。那就是其实天道也是可以更改的。不过,就如同五弊三缺一般,是需要付出代价,而代价是什么,就不用我说了。

刘雨迫用她的牺牲证明了天道其实可以更改,但是此时的我年已经万念俱焚,这绝对不是我想要的结耸,绝对不是。

望着怀中这两个我最爱的女人。它们一个即将死去,而另一个则是要魂飞魄散,此般痛苦,又怎能是我这肉体凡胎之人所能承受的?我胸中似乎被千万把刀绞割一般的疼痛。这股疼痛让我再也无法忍受,便放声的嚎叫起来。

为什么!!为什么!!眼泪如同断了线一般,止也止不住,但是我怀中的她俩的表情虽然痛苦,但是眼神之中却没有丝毫的后悔,相反的,竟然满是柔情。似乎都是甘心为我牺牲一般。

崔作非啊崔作非,你怎么如此的没用啊!大声的嘶吼。直到嗓子都哑了,一张嘴,竟然吐出了一口血,可是现在身体上的疼痛又怎么抵的上我内心的苦楚?

想到了这里,我紧紧的抱着她俩。痛哭失声。

而正在这时。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老易忽然对我大叫道:“别哭了老崔!还有办法!!!”

老易刚才杀掉了石决明以后,先是把张雅欣松绑,然后抱到了一边。然后便站在了我的身旁,看到自己的兄弟如此难过,他的心中也是十分的不好受,毕竟自己的兄弟是为了帮他报仇,才落得如此下场。

于是老易就十分着急的想着。还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补救这一切,情急之下的他四处的张望,忽然,他的眼光落在了那不远处的七宝上,老易忽然想起了以前我跟他说的一句话,还有救!!所以他大喊起来。

听着老易大喊,我便含着眼泪抬起头,现在刘雨迫的胸骨以碎,而杜非玉的鬼门被破,哪还能有什么办法啊?

只见老易飞快的跑到了那七宝之阵中。拿起了一个小盒子又跑了回来。他对我大喊道:“用这个!能救!”

他打开了盒子,只见那盒子之中有一粒珍珠样的东西,在黑夜之中散发着幽幽的光芒。

女鬼泪!对啊!是女鬼泪!!!

九叔以前对我说过,女鬼泪的作用便是可以救命的,是人是鬼只要是没有死绝或者或非魄散应该都可以救!我想到了这一点,顿时喜极而泣。但是这喜悦没有维持一秒变烟消云散,转瞬之间,我的心忽然又一次的酸楚。

我望着怀中的杜非玉和刘雨迪。女鬼泪只有一颗,可是,爱我的确是两个。

我该救谁?

我哭了。

一时之间,空气似乎都凝结住了。我望着她俩,即将面对我的,是我这一生所遇到的最难的选择题。

两更并一更吧,八千字,绝对让大家看过瘾,今晚结束,不等于结局,到时候大家就知道了,哪位还有催更票,你懂的。。如欲知后事如何,请登陆拙  ,章节更多,支持作者,支持正版阅读!

第四卷 第二百八十七章 有情皆孽

品允!生是苦。老是苦。病是苦。死是苦。与所怨憎的联。苦。与所爱的分离是苦,所求不得是苦  所谓,五取蕴皆苦。

而五蕴齐全,则谓之有情。

只是,当时的我根本无法看破,说到底直到现在,也终究没有看破。

命运可能真的是一个人,或者是一个看戏者,我此时此刻终于明白了,那个小黄帽要我做出的选择是什么,原来如此。

曾经,有一个女人,受过很大的伤害,他遇到了她,他们相爱了,然而年少的岁月难免青涩,即使躲得掉彼此的猜疑,也没有躲得掉命运的玩笑,他们分开了,之后的几年里,他们都长大了,青涩褪去,渐渐的成熟,明白了其实以前所遇到的不过是一个无伤大碍的玩笑。

女人死了,妾成了女鬼。

虽说生死两茫茫,肉身焚化,归尘归土,所有的一起似乎已经都该放下,以便迎接新一轮的生命,但是,即使放弃了一切,却没能放的下一个情字。

于是,死去的女人便一直远远的望着这个和自己屹然缘分已尽的他,当他难过的时候,当他迷茫的时候,她总是会出现在他的梦中或者远处,也许,她只是想告诉他,他其实并不孤独,虽然命运对他无尽的捉弄,但是他并不是一个人在面对着整个世界。

曾经,又有一个。女人,和他从小青梅竹马,在懵懂之时便已经认定了自己以后非他不嫁,可是每一次听到他拒绝的时候,她的心就会莫名的失落,虽然表面没有太多的反应,但是每当睡觉的时候都会在被窝里委屈的哭了。

后来,她也长大了,岁月即使带来了成熟,但是带不走儿时的那份心动,她义无反顾的来到了他的城市,因为她觉得,即使不能在一起,哪怕只是和他呼吸同一个城市的气味,也是一种幸福。

后来,她终于明白了他的苦楚,知道了他为什么拒绝他,她更爱他了,甘心等他,哪怕一生的时间,哪怕只是两人吃一碗粗糙的面,都是幸福的,而这种幸福,可以让她为他放弃一切,哪怕是生命。

我望着老易手里的女鬼泪,又望了望怀中的她们,不,这不是真的,老天爷!你有种的话就杀了我好了!为什么要我做出这种选择??!!

这到底是为什么呀。

我从来都不知道原来我有这么多的眼泪,根本止不住,我的眼睛已经红肿。鼻子也无法呼吸,只能大口的喘息着,似乎末日已经降临了一般。

刘雨迪也大口的喘息着,现在的她显然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,但是她看见我哭,却微笑了,然后颤抖的伸出了手,想摸摸我的脸,却发现根本无法动弹,于是她便柔声的对我说:小非非不要哭了,我是心甘情愿而且这位姐姐这般的爱你,你就救它吧。

说到了这里,刘雨迪开始剧烈的咳嗽,然后全身开始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,我的心此刻疼极了,我怎么能忍心让她死啊!

可是,难道杜非玉我就忍心么?

只见这个时候,一直在颤抖的杜非玉竟然也笑了,她对着我轻轻的说道:“崔作非,我已经死了,你也意味着这代表什么吧  所以,赶快救这个小妹妹吧。”

我望着杜非玉,此时的她是那样的无力,似乎已经看开了一切一般,也许,她说的对,可是为什么,此刻我的心,却像是在被刀割一般?

于是我便对着她用沙哑的声音说道:“你从以前就一直这样,真是一点都没有改你不会有事的,相信我。”

杜非玉淡淡的笑了一下,身体的颤抖似乎停了下来,只见她的精神好像也变的好了一些,只见她对我摇了摇头,然后说道:“没用的,我自己怎么样,难道自己还不清楚么?答应我,不要管我了,崔作非,我现在已经毫无牵挂了,答应我,好不好?”

“不不!”我望着她,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只能拒绝她,可是,这拒绝,却显的如此苍白无力。

只见杜非玉对我说道:“崔作非,你听我说,我太累了,不想再这样下去了,这小妹妹适合你,毕竟她已经等了你这么多年,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变成我这副模样么?。

“不别说了。我还在痛苦的挣扎之中,这行感觉,真的是身不如死。

只见杜非玉微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我太累了,崔作非,我死后,袁枚为了留住我的煞气,就将我的头发埋在了那大松树下面,红色的纸包着的,就是我,答应我,带我回龙江好么?”

我的眼泪不断的流平,滴在她的脸上,眼睛上,看上去就好像她也在哭一般,我此刻伤心欲绝,但是似乎只有这一个选择了,于是我点了点头。

我第一次感觉到,原来我的脖子是如此的僵硬。

这个时候,怀里的刘雨迫已经抽搐的昏了过去,眼睛也开始上翻,眼看是旧州浅”杜非玉对我笑 “它的笑容是那么的凄美“对我说道:“崔作非,快些吧,你们还有时间,而我,却不会再有了。”

我听它这么说,便狠下了心来,强忍着巨大的悲痛对着老易沙哑的说:“把女鬼泪拿来!救”刘雨迪!”

老易点了点头,他早就知道我的决定了,确实,我这个选择是对的,但是,为什么正确的选择,我的心却是如此的伤痛?

我和老易一起,讲那颗女鬼的眼泪塞到了已经昏迷的刘雨迪嘴中,人的眼泪代表伤痛,而鬼的眼泪则代表着不舍,那眼泪似乎入口即化,顿时,刘雨迪的脸色开始慢慢的红润起来,而她胸口上塌陷的那块地方,也跟着慢慢的鼓了起来。

刘雨迫的命保住了,而我,心中的伤痛却并没有减轻,因为,就在这时,杜非玉的身体已经开始慢慢的变亮,我知道,它马上就要魂,飞魄散了。

哈尔滨的冬天确实很冷,我的泪不断的滴下,滴在它的脸上,在它本身就没有温度的脸上,慢慢的结成了冰,但是杜非玉却一直在笑。它对我轻轻的说:“崔作非,别愁眉苦脸的了,你该为我高兴才是,你知道么,我爱你,能为你做一件事,真的,真的就没有遗憾了。”

我哭的更凶了,快要哭成了泪人。

只见杜非玉对我喃喃的说道:“崔作非,你的怀里不舒服,也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