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三网址

我当阴阳先生那几年 分节阅读_248 分节阅读



我也不知拜

就这样,我和傻抱子成了好朋友。我们天天在一起,我发现 除了长相以外,我们没有什么不同,只不过,我吃肉,而他吃草。

其实我看着他吃的那般痛快。也想跟他一起吃草的,只不过。咬了一口草后,那汁液的味道顿时呛的我浑身发抖。

其实,我也不想吃肉,因为别的动物都不敢接近我,当我试图接近它们的时候,它们都跑开了,我问过我大哥,这是为什么,我大哥跟我说。它们是怕你。

不过自打认识了傻抱子后,我的想法又改变了,我经常在想,它们到底是怕我,还是我拖累它们?

拖累到底是什么意思?当晚。我问我大哥,拖累是什么意思,我大哥饶了一圈后,对我说:“拖累。就是自身没有资格存活,反而也让别的动物跟着受累吧。”

我把身体盘成了一圈,然后问大哥:“那,我拖累你了么?。

大哥把叼过了一只死去的野鸡,丢到我面前说:“没有。”

我好像确实拖累了大哥,因为,我从来没有自己捕杀过动物,因为在我网出生后的不久,发生了一件事情,那是我第一次捕猎。

我那时什么都不知道,大哥还没有回来,肚子饿的不行了,我便爬上了一棵树,在那树上正有一窝网孵化不久的小鸟小鸟大哥曾经抓给我吃过,很好吃,吃到肚子里闹羽毛的感觉很好。

那时候的我认为,这完全是理所当然的事情,于是便爬了过去准备吃它们,可是,当我张开大嘴准备吞掉其中一只的时候,那小鸟忽然恐惧的对我大叫:“别吃我,别吃我!”

“为什么?”我纳闷了。

那小鸟说:“你吃我的话,我的哥哥会伤心的

我说:“伤心是什么?。

那小鸟说:“伤心就是受不了。”

我说:“那我吃掉你的哥哥。他就不伤心了。”

那小鸟说:“可是,你吃掉我哥哥的话,我会伤心的。”

我说:“那我把你俩都吃了。”

那小鸟说:“那样的话,我的爸爸妈妈们会很伤心的。”

我愣住了,头一次不知道该如何凡川,干是我说!“苍茶妈妈是什么。” 那小鸟说:“两只和我们一样的鸟,是它们把我们带到这个世界上的,如果你吃掉我们的话,它们会受不了的。”

受不了就是伤心吧,我又一次纳闷了,我现在肚子饿的受不了,那我是不是正在伤心?这感觉确实很难受。

于是,我没有吃它们。

自那一玄起,我也就没再有过这种捕猎的动作了,大哥看我这个样子,也没说什么,它是这个森林中最厉害的,而且不爱说话,只不过。那天起,它每晚都会带回一只死去的野鸡给我吃。

我问大哥:“我们有爸爸妈妈么?”

大哥对我说:“有。”

我说:“它们呢?”

大哥说:“被人杀死了。

我说:“人是什么?”

大哥望着我,然后用对我说:“是可以杀死这深林中所有动物的东西。”

我说:“比大哥还厉害么?”

大哥没有说话,盘成一团,睡觉了。

我见大哥没搭理我,便也没有再问。也是盘成了一团,然后心中想着。人,可以杀死这森林之中的所有动物,难道它们就不伤心么?

我不清楚,因为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发现我自己的想法跟我大哥,以及这个森林之中所有的动物都不一样了,我开始觉得恐惧。

直到后来,命运告诉我,我这种想法,叫做慧根。

我们是在春天网到的时候见到命运的,那个时候,冬天刚刚过去。漫山遍野的树叶还没有苏醒,天气还是很冷,树干还是光秃,网从漫长的睡梦中醒来,大哥便觉得头痛了,因为地上满是干枯的叶子,我们爬在上面沙沙响,不过大哥依旧会每天晚上带只野鸡给我吃。

我找到了傻抱子,似乎它不像我一般的大睡了一场,于是我俩终日咣当,大哥挺讨厌傻抱子的,但是见我喜欢,也就没阻拦,这几个月里。我和傻抱子也见过几回“人”我俩都躲的远远的,我望着那些人。他们砍着树枝,也不知道在做什么。似乎也会说话,可是我听不懂。

这是一个傍晚的时候,太阳落山。于是云彩似乎也像是被火烧了一样,我盘在傻抱子的身上和它四处乱逛,它跑的很快,四肢踏在这树叶上发出清脆的声音,其实有的时候,我很羡慕它,毕竟它的身体很温暖。不像我这般的冰冷,而且它有四肢,不像我,只能匍匐前行。

如果我也有四肢有体温的话。那该多好?

那天我俩心情很好,于是跑到了深林外的一个山谷之中,在那山谷中。我俩发现了一个“人”但是这人却跟我之前见过的不同,他没有头发,脑袋上扣着一个黄色的东西,坐在草地上,周围的草木早已枯萎。只有它坐的那块儿地方的草还是绿色的,而且,似乎周围的鸟儿也都不怕它,反而有的还落在了它的身上。它伸出爪子逗那些小鸟 那些小鸟便绕着它的身体一圈圈的飞舞

我和傻抱子很惊讶,也觉得很有意思,我俩觉得,这个人的身上并没有让我俩害怕的东西,正当我俩觉得有趣的时候,大哥忽然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,我见到大哥,便跟它说:“这个人为什么跟别的人不一样?”

大哥明显见多识广,只见它对我说:“他不是人,应该是神仙吧。”

神仙?神仙是什么?我又纳闷儿了,我虽然不知道什么神仙,但是他确实不怎么像人,因为我的心中并没有觉得恐惧。

大哥跟我说:“跟上我。”

于是它便向那人爬了过去,傻抱子自然觉得有趣,便也跟了上去,我们来到了那个人的旁边,一旁的鸟儿看到大哥后,都惊慌的逃走了。

只剩下了我们三个,还有那个人。

只见那人睁开了眼睛,望着它面前的我们,顿时眯着眼睛笑了下,然后对我们说道:“两天蛇一个抱子在一起,也到是有趣。”

很奇怪,这个人说的话我竟然能听懂,于是我便好奇的对它说道:“大哥说你是神仙,可走到底是什么东西啊?”

那人笑了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我不是神仙,是命运。”

“命运?命运是什么?”我愣住了。

那人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:“命运是无法抗拒的。”

“无法抗拒的?”我愣了一下,然后对着它说:“怎么会有无法抗拒的东西呢,我怎么不知道?”

那人笑着说道:“你这小蛇话还真多,我告诉你吧,无法抗拒的东西有很多,包括你的生老病死,你的爱欲横流。”

我说:“那些都是什么我不知道。”

那人说:“比如,你从出生开始,就无法抗拒杀死别的动物,这便是我,也就是命运。”

我说:“可是我没有杀过别的动物啊?”

那人望着我,又望了望我大哥,似乎就已经知道了一切,然后笑了一下:“你想过没有,当你吃你哥哥带来的食物也算一种杀生?”

我说:“为什么?”

那人说:“你大哥为了你而去杀生,这和你自己去捕食,又有什么区别呢?”

我愣住了,显然我的脑子里从来没有过这种念头,这种感觉很奇妙。但是也很沮丧,我又想起了那鸟对我说的话,于是我便对那人说:“难道,我每晚都在让别的动物伤心么?”

那人点了点头。

我说:“这样不好,不想这样。”

那人微笑着对我说:“哦?为

我说:“因为我也伤心过,知道这其中的滋味。”

那人笑着是说:“果然是一条有慧根的蛇,好吧,就凭你这句话。我问你们,你们想得到什么?”

我大哥说:“我想要得到更强的力量。不想一辈子如此。”

那个人对我大哥说道:“你身体内早已孕有仙骨,如果你想变强的话。就帮我看守一样东西吧。

说罢,它便对我们说道:“你们有名字么?”

我大哥摇了摇头,那个人点了点头,然后就对我大哥说道:“我送你们名字吧。”

说罢,他便对着我大哥说道:“蛇本身姓常,日后得道必然会有人供奉牌位,你便叫做常天庆吧。”

“我呢我呢?”我和傻抱子有些着急了,那人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你自然跟你大哥姓,你便叫常天鸿,至于你嘛”

那人看了看傻抱子,便对它说:“无名无恼,无恼无愁,与其给你名字,倒不如你现在这般的洒脱。没有名字反而适合你,你还是叫抱子吧。”

傻抱子本身就傻,也没太在意。

那人继续说道:“常天庆,你如果想要得道的话,就往北边走吧,你会看见一座山,那山叫碾子山。山上有一个洞,里面有我早年间放的一件东西,不过我已经让一条银色大蟒看守,你必须杀死那条大蟒然后穿上它的蟒皮替我看守那东西。直到百年之后,你能做到么?”

我大哥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那人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现在到你了,你想要什么?”

我想了想后,说:“什么东西可以能按照自己的选择而活?”

那人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可能,就是人了吧。”

我说:“那我想当人。”

傻抱子见我这么说,便也跟着说:“我也要跟我的好朋友一起当人。”

那人微笑了一下,然后对我说道:“你可知道,其实人也并非那么好当?”

“为什么?”我又愣住了。

只见那人对我们说:“其实,所有的一切,都存在着烦恼,而这烦恼正是因我而起,天道恢恢,又会有几人看破?红尘滚滚,又会有几人逃脱?”

我不明白它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。他便继续对我说道:小蛇,你很有趣,我告诉你吧,生是苦,老是苦。病是苦,死是苦,与所怨帐的聚会是苦,与所爱的分离是苦。所求不得是苦,所以,只要是生命,就不会逃脱的。”

我说:“我不信,既然有选择。为什么还是无法逃脱?”

很显然,我说的这话出乎它意料。其实,我也不知道它说的是什么。只不过最后一句话我懂了,所以就问了,他想了想后,便对我说道:“你真的不后悔?”

我点了点头。那人便对我说道:“好吧,既然你至于如此,我便跟你打个赌,如果你赢了的话。我便让你们变成*人,参加我的游戏。”

“什么游戏?”我说道。

那人说:“我活的时间太久了。漫长的岁月中,所有情感早已麻木。尽管我知道所有的事物,但是依旧无法猜透人心,所以,我每隔一段时间,就要挑选一些人来参加我的游戏,望着他们按着我设计好的故事一步步的走下去,我才感觉到自己还在存活,而那些人,或多或少的也会从中了解到一些真理。”

我不明白它说的话,但是此时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,于是我便对它说:“你到底要我做什么?”

他笑了一下后,便对我说道:“你如果想变成*人的话,就先抵抗一下我吧。”
<b